坠星山脉,传闻是天外坠下的星辰化作的一条山脉,横亘在南疆与西漠之间,成为两地的分割线,坠星山脉属于西漠大地。

山脉南北纵横上万里。

张扬独自启程。

此番,他闭着眼就可以赶路,完依托那血脉中隐隐的呼唤,就像是指路一样。

三步山河运转到极致,如同一抹流光,贴着大地,横穿世间。

他仅仅呼吸五次,就已经来到坠星山脉。

这里,血脉中的感应愈发的强烈。

他的速度更快。

只是,坠星山脉中出没的妖兽众多,更是有大量的西漠大地中的人,尤其是与之相连的万族遗地凭空消失,也引发西漠大地的人关注,故而,来往的人很多。

这一路下去,途中甚至还听到不少人在议论他,听语气,看表情,大都是带着好奇,疑问,甚至是不屑。

总之他的名字,他的战绩已经传出南疆。

他也懒得理会别人如何说他。

甜美少女

始终速赶路。

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看到他如此迅速,跳出来挑衅,甚至是直接出手袭击,都被他一冲而过。

甚至途中,还有两头妖兽注意到他,要比拼速度似得,也被他甩开。

这种不被什么人仰望,甚至觉得他好欺负的感觉,竟然让张扬有点怀念,自从苍莽大森林立足,成为南疆第十一圣地,从来都是一些圣级大势力,还要是超级不凡的强者才敢招惹他的。

不过,一想到怀念,张扬咂咂嘴,自语了一句:“贱,我居然怀念。”

贱归贱,他更享受平凡。

哪怕是成为南疆战神,仍没习惯如柳飞绝,如岳龙象那般的嚣张,他的傲气是在骨子里的,永远不会浮于表面,除非是故意闹事之类的,那样是他不屑的。

坠星山脉南北纵横上万里,东西纵横足有三万里。

他这一路深入,足有五千里,仍未曾到达目的地。

血脉中的呼应,越发的强烈。

他知道,已经不算远了。

继续深入。

深入八千里的地方,四周出没的妖兽开始有无量境级别的。

这让他也忌惮。

毕竟他只是登天境六级,距离开天境还有一段距离。

失去战争石像和千狼石柱化为赤日神棒后,他首次真正意义上失去任何的保障。

完处于靠自身的状态。

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有紧张,也有兴奋。

而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无惧无畏也被刺激的强烈激荡。

这是内心的状态。

他深吸口气,保持最佳的状态,心无杂念,继续赶路。

该避让的时候避让,无法避让的时候面对。

恍惚中,他发现,这一次独行,像是一次新的历练。

抛弃所有一切。

真正的体会行走在生死线上的感觉。

武道,欲要攀登高峰,这是必须的经历,而且还要更多次的体会,才能够于生死之间大彻大悟,才能够更加惊人的勇猛精进。

回首过去,张扬发现,自从墨城有归元境一口气冲到摸天境七级之后,他虽然在别人眼里,仍旧是超变态式的成长,却远没有如原来那般。

真的只是单纯的灵神石效果越来越不加,需要灵圣石才行吗?

不!

是我懈怠了。

我的眼被新生代的概念蒙蔽了。

大日凤墟的竞争,使得我不再如苍莽大森林正式成为圣地之前那般,曾以归元境挑衅圣人,以摸天境屠戮大无量。

我不该将注意力放在新生代。

我应该始终都是放在无量境,不,我应该放在圣人身上。

因为圣人在我血脉中是鄙夷的,不屑的。

是了,是我束缚了自己。

当他想通这些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沙漠中行走一天一夜的人,用最清澈最甘甜的泉水沐浴之后,整个人都无比的清爽,通透,快意,头脑更是无比的清醒,通达,兴奋。

他兴奋了,仰首长啸,大笑而行。

那一刻,他居然对三步山河有更深层那次的认识,居然有种看世界万物都变得更加清新的感觉。

他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最后,是突破自我极致,将三步山河发挥到音速的地步,与空气摩擦,气爆声不绝于耳。

就这样,他深入坠星山脉一万里时,也终于到达目的地。

群山峻岭。

草木葱郁。

怪石林立。

这里说不出的静谧。

而且张扬还发现,方圆至少千里,始终未曾见过人影,更没有兽影。

他仔细回味,似乎发现有些大无量境的妖兽注意到他深入此地,好像都有惊疑之色,当初身心的感受心态变化,未曾注意,现在回想起来,发觉许多不同。

他收敛心神,聚睛看向那群山环绕中,一座残破的宫殿。

满是裂痕,四周长满杂草。

宫殿看不出任何宝物的样子,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宫殿。

那令他血脉产生强烈呼应的,赫然是宫殿内一盏油灯,绿豆大小的火苗。

从外在,已然看不透这小火苗有什么不凡的。

不是神火,更不是圣火。

平平无奇。

偏生,让血脉感应非常的强烈。

他迈步要向前,陡然生出一股心悸的感觉,猛地扭头看去。

这才注意到,在残破宫殿的旁边,尺高的草丛中趴着一头垂垂老矣的黑虎。

黑虎很苍老,皮毛都没了光泽,眼睛泛黄,乍看有点像是大号的秃尾巴狗。

但是,张扬看到黑虎的刹那,不由得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这是一头圣兽!

而且,黑虎给他的感觉,居然超越尺真一,超越拂晓女圣水涟漪,超越鬼王幽夜,超越大日凤墟禁锢时空内的所有圣人,包括那个恐怖到让人窒息的神王太一。

他心头狂震。

“这世间居然藏着如此可怕的圣兽。”

“为何在外界,完无人知晓?”

“更从未有人说过坠星山脉存在圣兽。”

他隐隐意识到,这头圣兽的存在,怕是与宫殿内的那一豆火有关系。

他再次深吸口气,点指那一豆火,道:“是它,呼唤我来的。”

黑虎没反应,只是用那双昏黄的眼睛看向他。

随之,张扬就感到血脉仿佛被无形的力量触动。

但是,血脉仍旧平静如止水,完不受影响。

这反而让黑虎露出异样之色,一双昏黄的眼眸变得明亮,映照出大地山河,映照出日月星辰,仿佛天地万物都融入他的一双眼中,更蕴含着无尽的圣威与神妙。

可是,张扬的血脉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你的血脉,根底很深很深,已然超越永夜之后所允许的层次。”黑虎吐气发声,像是一个老人之音,“你,应该就是我要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