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胡安这才放开手。

似乎是害怕立刻被拒绝,他没等简仁说话,便飞快的跳上了传送仪。

就在舱门关闭之时,他冲着简仁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笑的无比灿烂。

“我在那边等你和你的答案。

可别让我等太久哦。”

说完,传送仪里已是一片白光亮起。眨眼之间,一切已经再次恢复了平静。

盯着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传送仪,简仁这才终于回过了神来。只是空气中暧昧的味道似乎还是那样的浓烈,就算只是面对着空气,简仁的一张小脸依旧是一片通红。

起初听到胡安知道自己是再生人的惊愕,已经被她不知道抛去了哪里。脑子里只剩下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柔情蜜语。

不由想起两人之间的过往。想起胡安那张帅帅的容颜。还有那个刮着大风的路口,自己第一次知道胡安也是再生人时的激动与安慰。

想起刚才那温柔的鼻息与矜持的拥抱。

轻轻一嗅,空气中上似乎还残留着男士香水的味道。那是属于胡安,不,应该是属于普洛的味道。

或许他说的不错,他们真的是老天为彼此安排的命运之选。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深深吸了一口气,简仁脸上的木然与呆愣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肯定又温暖的笑容。简仁朝前走去。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脚下步伐也越来越快。

不想让对方等太久,她现在只想要大声的对着那张帅脸说一句,

“好吧”。

很快,小山公园半山腰的那处传送仪中白光再次亮起,随后又归于沉寂。与此同时,邻市火车站豪华的大厅里,某台传送仪内白光亮起。

下一刻,一个满脸笑颜的短发女子走出了那台传送仪。只是,站在大厅里左右看了看,女子脸上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疑虑。

传送仪四周的空间很大,空旷而通透的布置,一眼就能看到不远处车站中心那盏华丽的水晶吊灯。并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女子却在一次次确认后,依然不住的四下打量。

她动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眼睛依然在快速的扫过身周每一位乘客的面容。只是原本脸上的笑意,已经完被冰冷所取代。

又换了一个方向。

又换了一个方向。

除了脸上的表情从冷漠逐渐变为了恐惧,女子还在不停的奔跑着,找寻着。似乎她心中笃定,那个人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他不在,只是藏了起来。

通讯器贴着女子冰冷的脸颊,已经开始微微发烫。不断重复的通话申请,依然只有同一个回复。

“您所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再一次听到这个没有感情的机械音,女子无力的放慢了脚步。她不愿去想心底的那个猜测,只是觉得有些累,有些冷。

“我还没有告诉他答案呢。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消失?”

木然的往前走着,似乎前路并没有方向,也没有尽头。

“我只是晚了一分钟。

连一分钟都等不了吗?”

拖着疲乏的步子,女子在人影渐渐稀疏的大厅里徘徊踟蹰。她还在四处找寻着,只是眼神中已经没了目标。

一位工作人员走上前来,好心的询问到: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在找人吗?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您。”

简仁茫然的抬起头,目光终于聚焦在了工作人员那张胖乎乎的亲切笑脸之上。

不久之后,简仁已经在那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车站监控室。通过查询自己的传送时间,简仁很快便确定了胡安应该出现在车站传送仪处的具体时间。

会不会是被发现了?可是这么快就被带走了吗?那帮家伙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到了这个时候,简仁已经不再奢望这只是胡安给她开的小玩笑。看着面前屏幕上不断倒退的数字,她也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这一切会不会就是那个神秘机构在捣鬼。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和她的想象没有哪怕一丁点重合的地方。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将屏幕上的画面,调整到了简仁走出那台传送仪之前五分钟的时间。

简仁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空旷的大厅中,不是有一两个人会从那台传送仪前走过,但始终没有人从其内走出。

终于,传送仪顶上的小灯亮起。简仁振作精神,知道那是有人就要传送过来了。同时,她也不忘观察了一下传送仪的周围。直到此时,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之人在蹲守。

很快,传送仪中的白光亮起。简仁再没有去看周围,死死盯着屏幕左侧的那台传送仪。

门开了。

简仁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只是下一刻,她的脸上瞬间惨白。

并不是因为从传送仪里走的人是胡安,也不是因为胡安从其内走出后立刻被人控制。

让简仁感到无法理解与无比恐惧的是,她看到从那台传送仪里,一脸笑意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怎么回事?

胡安呢?

他压根就没有到这里来?

感受到太阳穴处传来的一阵阵跳动,简仁摇着头,不敢置信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明明有看到胡安在她之前走进了传送仪。

他还对着自己挥手来着。

绝对没有五分钟那么长。可胡安为什么没有从传送仪里出来?

是自己错误的估计了时间吗?

简仁请求工作人员将时间在往前推五分钟,也就是从她走出传送仪前十分钟的时间开始播放监控。

“女士,刚才我的同事已经告诉过您,在之前的一个小时里面,只有您一个人使用过那台传送仪。

或者您可以与您的朋友再确认一下,他是否真的是将我们车站设置为了目的地。”

已经说过了吗?

不,我不信。

明明就是来的你们车站,怎么会没有?

他们在骗人。

我明明在传送时选择的跟随亲友。

而且我们早就说好的,传送到车站,然后一起开车回家。

简仁没有吼出声来。所有的话语,之在她自己的脑海里不停的回荡。在她的心底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答案,但她不想去想,也不想去听。她要用其他的声音,把那个想法死死的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