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王琳倒是没有拒绝道。毕竟这蛇妖的躯体属水,若是交给小青吞噬,对其修为增长大为有利,恐怕她有很大几率跨入筑基境,甚至化形成人也就不远了。

“轰!”随即,这具庞大的蛇妖躯体被王琳借用聂小萱的符诏之力,将其卷入了法坛内,这蛇妖躯体是筑基境的躯体,算是灵材,自然是可以收入法坛内。

同时,王琳开启了召唤之门,直接将其躯体送到了聂小萱所在的地方,让她进行分配。

纵然王琳觉得应该给小青吞噬,但王琳不会越俎代庖,还是让聂小萱去处理,毕竟她今后要统御她的部属,这份恩情让她去领取,以获取属下的忠心。

“少爷!”王大牛从山岗上跑下来兴奋道,身后跟着苏振武和苏晓莹。

王琳摆摆手,将自己的肉身从法坛内放出来,法坛在空中一闪而逝,王琳的肉身陡然出现,阴神法体一纵而入,进入了肉身中。

接着,王琳就睁开了眼睛,在肉身没有落地前脚下升腾起一道罡气,轻巧地落在了西园湖岸边。

刚才一番鏖战,阴神法体储存的五行法力不多,此时已经几乎耗尽,所以回到身体内恢复才是重要的。

“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苏晓莹怔怔的看着王琳,直到王琳微微一笑打招呼,她才反应过来。

“王公子,上次你救了我,这次你又救了我们振威镖局,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苏晓莹羞涩一笑道。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王琳倒是很随意道。

苏晓莹扭头看了一眼她父亲,眼神中闪出一丝乞求之色。苏振武心中一软,他了解自己的女儿,自然是知道她眼神所蕴含的意思。

秋未央的纯白少女秀美动人

“王公子大恩,我振威镖局感激不尽。不如就在山庄休息数日,让我们略尽感激之情可好?”苏振武道。

“是呀,王公子路过小妹的家,若是不住几日,倒显得小妹不待客了,若是被云瑶姐姐知道,还不笑话死我。”苏晓莹借机赶紧道。

“王兄就在这里住几日也好,我们好继续切磋一下剑道。等过几日,我们一起赶赴东海县,岂不美哉。”水神朱子平也道。

“也好!”王琳随意道。

“如今这西园湖已经毁掉了,王公子到青林小院居住可好?”苏振武道。

“客随主便,有劳了。”王琳随意点头道。

“王兄,今日暂且休息,明晚我来寻你。”龙江水神道。

“朱兄请便!”王琳摆手道。

“尊神,感谢对苏家一直以来的照顾。”苏振武见朱子平要走,他是第一次看到朱子平的法体,以前都是在梦中相会的,此时禁不住赶紧道。

“不必如此,我照顾你苏家,也不过是看在已故水神的面上,力所能及罢了。”朱子平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苏振武,我看你家姑娘和王琳是旧识,好好把握机会。乱世已经来临,若能博得他一丝欢心,你振威镖局,甚至你苏家将来在乱世中才能有更多的生存机会,即便是我恐怕也会跟着你们沾光。

言尽于此,好好把握。”在朱子平悄然的融入湖水中后,苏振武脑海中升腾起一道声音缓缓道。

苏振武听到龙江水神如此说,怔了怔,看向王琳的目光越发的复杂起来。

曾几何时,他想要是遇到让他女儿如此心伤之人,他肯定会上去甩他两个耳光,但现在不但没有丝毫怨恨,反而心中生出了一份感激。

以前,他很是懊悔,觉得自己失误让女儿远赴月家送镇家之宝,导致女儿陷入了情网。如今,苏振武反而有了一丝窃喜,幸而当年让苏晓莹去了月家,否则如何会认识王琳这样的修士。

“大牛,王大哥还没有起么?”第二天一早,苏晓莹就托着一个托盘来到了青林小院道。

这个小院和苏晓莹居住的小院紧挨着,就一墙之隔。这处小院也是山庄景色最优美的地方,风景独秀。

“公子还在打坐。”王大牛正在小院中晨练,看到苏晓莹停止修炼道。

“哦!”苏晓莹有点失望,但接着就听到王琳的声音:“苏姑娘,进来吧。”

苏晓莹一喜,就端着盘子走了进去,看到王琳已经起身,赶紧上前道:“这是小妹昨晚做的一点点心,请王大哥尝尝。”

“好。”王琳点头,看向苏晓莹做的点心,顺手捻起一个尝尝,顿时感到一股清香透入口中,味道相当的不错。

“很好吃!”王琳淡然一笑缓缓地坐在了凳子上道。

多年不见,苏晓莹感到王琳身上有股别样的韵味,身上荡漾着一股令人舒服的随性,不由得心中也平静了起来,似乎心结也缓缓的打开了一些,只要能在他身边呆一呆,此生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苏姑娘,这里有一本经书,没事的时候多读读,也许对你修炼有帮助。”王琳手掌一翻,将一本经书递给了苏晓莹道。

这是王琳昨晚上书写的,算是一本经过自己注解修正过的《无欲经》,若是苏晓莹能沉入其中,能起到静心、修魂作用。

武人最缺的就是修魂冥想之法,经过王琳修正过的《无欲经》虽然比不上《黄庭经》,但对从未接触过冥想之法的武人却是更好,更容易入门。

“王大哥,这个太过珍贵吧!”苏晓莹不知道其价值,有点不知所措道。

“算不上多珍贵,此经可以静心修神,若不得其妙,阅之无用。但轻易不要让外人观看,可让你近亲家人观看、修炼。”王琳随意道。

“多谢王大哥了!”苏晓莹感激的将经书收起来道。

三天时间,苏晓莹整日陪伴着王琳,即便是夜晚,王琳和水神朱子平在湖面之上比剑,苏晓莹也随同去看。直到王琳休息了,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王琳倒是没有赶她走,即便和朱子平比剑也没有让她回避,任由其观看。

所以,每晚比武,苏晓莹和王大牛都在旁边观看。苏晓莹当然是看不出任何门道,她只是将目光锁在王琳身上,心中满满地幸福。

“苏大叔、苏姑娘,后会有期!”三天后,王琳在山庄南边,龙江码头前和他们告别。

一艘乌篷船悄然划到了王琳前面,正是戴着斗笠的朱子平,王琳拱手和两人告辞,脚步轻抬,苏晓莹只觉得眼前光影一闪,王琳已经站在了小船上,而王大牛则是身体一纵而起,落在了小船上。

看着小船急速的顺流而下,苏晓莹目光久久的不肯收回,但心中却没有刚遇到王琳的时候那种焦躁,这段时间她日日抱着王琳交给她的经书,读后心中越发的平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