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萱妍微微一愣,而后笑了笑,“关于大白这个名称吧,其实我也不太记得到底当时是怎么想到的,不过我跟风言哥哥从小到大关系就好,所以我记得我好像没有正儿八经的喊过他哥哥。”

夏初见笑了笑,“我看他呀也就是对你纵容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虽然看着人很好相处,但总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我说的对吧?田恬。”她突然转头问正在整理花束的田恬。

田恬愣了愣,点了点头,“嗯,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是初见姐,哦,初见的助理呢,那是第一次见吧。”

“所以,是大白对你一见钟情了?”白萱妍好奇的问道。

田恬微微红了红脸,点头道,“他自己说是的。”

’哈哈哈哈,其实我以前一直都很好奇,大白到底会找怎么样的对象,倒是还从来没有想到找你。”白萱妍笑着说道。

“为什么怎么说啊?”夏初见有点累了,便坐下问道。

白萱妍拍了拍手,也坐在椅子上,她看着两人说道:“你们也知道大白的个性,他自己就是不爱闹腾的,可我瞧着嫂子也不是这样性格的人啊,所以我一直以为他会找一个跟他比较互补的。”

夏初见赞同的点了点头,“你倒是说到点子上了,他跟我说喜欢田恬的时候,我也非常的诧异。”

“是吧。”白萱妍笑了笑,看着田恬说道:“不过嘛,像嫂子这样的小白兔,还真的适合大白这种大灰狼。”

“哈哈哈哈,你这个形容真的太贴切了。”夏初见无比赞同的说道。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时间,他们三人开着车回来了,白萱妍率先站起身,“他们回来了。”

90后美女校花唯美户外生活写真大秀美腿

于是三人一起往外走,白萱妍大老远就看到白家两老,她赶紧跑上去抱住,“爷爷~奶奶~”

白荣笑了笑,“妍妍,你好久没来看爷爷奶奶了,听说你跟风言一样都当了演员了?”

“是啊,爷爷,妍妍也很想你呢,不过最近工作忙,所以也一直没有空去看你们,等我忙完一定去玩。”白萱妍笑嘻嘻的说道。

“我们家妍妍又漂亮了,这当了明星啊,真的就不一样,你瞧瞧我们家这一个个的,风言又帅气,妍妍又漂亮,基因真的好。”苏玲笑着说道。

白萱妍站在那傻笑,这个时候白风言开口了,“好了妍妍,让长辈们新进去休息吧,这一天的额飞机坐下来很累了。”

白萱妍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两老,她左手挽着白荣,右手挽着苏玲说道,“走,我带你们去休息。”说着两位老人就这样被她带走了。

“看着他们感情真好啊。”田恬有些羡慕的说道。

白风言笑了笑,转头看着田恬的爸妈说道:“爸妈,你们也进去休息吧。”

田恬的爸妈都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人,虽然白风言的这一生爸妈非常诚恳,但是他们还是有些拘谨,笑了笑说道,“嗯嗯,好的。”

田恬看了看白风言,微笑着点了点头,上前挽住田爸爸跟田妈妈,“爸妈,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房间,这里呀真的很美丽,等明天婚礼结束,我带你们玩一玩再回去。”说着她也离开了。

白风言笑了笑,剩下的几位亲戚都是比较熟的,大家相互打了招呼,就让庄园的佣人带他们去各自的房间了。

何俊笙拍了拍白风言的肩膀,“你们家这亲戚委实有点多。”

白风言笑了笑,“没办法,这个有没有办法选择,不过还好,接了两老他们过来,到时候回去的话就不用在大费周章的再办一场了。”

“你们这到底那里的习俗啊?搞这么多累不累啊?”何俊笙奇怪的问道。

白风言无奈的摆了摆手,“没办法,家里的长辈要求啊,我这儿子为了当明星已经叛逆了好久,这婚礼怎么着也要顺着两老的想法,就是如果当初知道我们家两外老人要过来的话,就不选欧洲了,随便选个亚洲国家就好了,飞机也不用坐这么久,来回折腾我就怕他们身子吃不消。”

李博润笑了笑,“你怕什么,反正让他们可以在这对待上几天再回去啊,反正我这庄园也和牛没有这么热闹了。”

白风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谢了兄弟。”

“客气。”李博润也笑了笑,三个人也一同回到庄园内。

白萱妍带着白荣跟苏玲回到房间之后,她才转身回房,在回去的路上碰上了白妈妈,“你爷爷奶奶来了?住哪里啊?”

“嗯,刚到没多久,住楼上。”白萱妍点了点头说道。

“哦。”白妈妈话音刚落就准备上楼,被她拉住了,“哎妈,别去了,他们刚下飞机没多久,让他们早点休息吧。”

白妈妈一听,觉得也很有道理,便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不上去了。”

“好了,妈,很晚了,你赶紧去睡觉吧,等明天婚礼结束之后,后天一大早我就要跟风言哥哥一起回去了,到时候你跟爸爸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玩,不要一直想着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白萱妍突然抱住白妈妈说道。

白妈妈笑了笑,“你这个傻丫头。”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慢慢的放开说道:“好了,你也去睡吧,明天你可是伴娘呢。”

白萱妍点了点头,便与白妈妈分开了。

回到房间的白萱妍赶紧去洗漱,之后从行李箱里拿出面膜敷在脸上,她躺在床上,一边看剧本一边敷面膜,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她把面膜从脸上拿下来扔掉,刚准备关掉iad睡觉的时候,手机微信响了。

她拿着手机看了看,发现是冯羽给她发的语音视频,她笑了笑,打开视频说道:“怎么,怎么快就想我了?”

视频那头的冯羽笑了笑,“你还真是够自恋的。”

白萱妍挑了挑眉,“怎么?你不想我吗?”

“没有没有,当然想你了,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冯羽笑着问道。

“也没有干什么吧,就是早上去买了美容仪器,然后中午看了一会剧本,下午布置了一下现场,一天就过来啦。”白萱妍的一天就跟流水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