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葬仙界

李阳身处核心之地,那是一口炉,容纳了苍生智慧,点燃了大道法则,熔铸自我与道果。

只不过,此时的李阳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尽的境界。

他的两枚道果在第六次蜕变的时候发生了一种交融。

在他的仙台之上,那凌驾于五大秘境之上的第六秘境中,两枚道果已经交融一体,化作一方阴阳五行大道图,在缓缓的运转法理。

那是一枚最特殊的道果,以大道图的形式存在、显化、运转。

“道本无涯心有涯,吾心浩瀚无边际,吾道亦当无涯矣,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悲呼,悲呼……”

李阳在叹息,感叹着如今自己的后继无力。

借助积累了七十万年的苍生智慧,李阳虽然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极尽蜕变,却也终于耗尽了底蕴。

他开创出来的第六秘境着实有些困难,李阳自己修行起来都感觉难如登天,每一步都很艰难,需要一个极度海量的时间去积累才行。

若非他利用了三大域所有苍生的智慧念头来给自己助力,恐怕那所谓的七十万年只是他第六次蜕变所需时间的一个小零头罢了。

而在李纯阳完成了第六次蜕变,踏上了第六秘境的第六重之后,他积累的底蕴已经用尽了。

浅栗色短发少女的户外冷色系图片

想要再进行一次极尽蜕变,就需要重新积累。

不过幸好,走遍界海的法身李阳给他带回了大量的大道感悟,帮助李阳本尊补充了底蕴。

但是还不够,李阳可以感应到,近百位仙王的大道感悟。根本就不够,而且差的太多了。

毕竟经常中的王们质量不等,巨头那个层次的王实属不多,更别提无上巨头和仙王极限了。

本来李阳还抱着去找屠夫那种层次的近帝之王论道,结果却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不知在何方……

“看来是时候再去一趟黑暗囚笼了……”李阳喃喃道。

黑暗囚笼之中也存在着数十位,甚至是近百位堕落之王。

其中还有一位仙王极巅和仙王极限的强者。

虽然那是由十数位仙王融合而成的产物,却也拥有着仙王极巅那个层次的感悟和理解。

这对李阳来说非常重要,可以作为一盏指路明灯来用。

“就让炁之身再走一趟吧…”

李阳念头一动,本来与他融合归一的炁之身顿时又奋力出来。

只见,炁之身直接从李阳的体内走出来,化作正常人形大小。

此刻的炁之身弥漫着一股无比强横的气机,足以镇压界海的万重波澜,压塌十面八百方宇宙。

这是属于仙王极限的气机,炁之身与本尊融合后,就被同化了一切,连同力量本质和强度也一样。

现在的炁之身,就是一尊拥有仙王极限境界和力量的强者。

嗡!

下一刻,李阳浑身弥漫神圣的气机,并且在其周身浮现大道符号,凝结成秩序神链打进炁之身。

只听,李阳此刻正在开口颂念着什么:

“太,便是比大还要多一点,代表了最极致的浩瀚和广阔,是为太,此理,诸天万界无出其右!”

“始,便是一切的初始,代表了万流本根与大道始一,亦是道源催发之力和开天辟地之时,包含一切、容纳一切,亦缔造一切,乃万灵万物之母、乾坤寰宇是根!”

“此道为吾道,此道本无名,吾强命名为‘太始’!”

那是李阳开创出来的肉身成道法,全名为:太始真龙拳。

原本李阳的想法是将其命名为大力真龙拳。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放弃了,因为这个名字实属有点略显土鳖。

并且,太始真龙拳代表着李阳太始之道的目标,是他的追求。

此拳与太一天帝剑同尊,都是李阳给自己准备的成道法,只是一个是肉身法,一个是元神法。

虽然炁之身不具备肉身和元神,却也宛如真实的生灵一样,可以凭借一具炁体来运转各种法门。

简单来说,李阳会的他都会,只是威力和特性方面略有不如李阳的本尊,无法发挥出终极的伟力。

李阳修行各种大道,无比的杂乱,所以他需要融合归一,让他修行的一切法尽数融汇一炉。

所以,太始真龙拳和太一天帝剑就横空出世了。

那是李阳的法,也是他预想中的道。

阴阳五行合为太一!

森罗万象尽归太始!

至于那拳和那剑后面的名字则实属是李阳的执念和意志了。

真龙,曾经是他修行的动力,也是追求和执念。

即便如今他已经超越了古往今来的一切真龙,却也从未忘却自己那最初的本心,亦不想放弃。

所以他以真龙拳为根基,融万法、万道归于一炉,这才成功铸就出了肉身成道法:太始真龙拳。

而天帝,则是李阳的意志,是他荣耀和功绩,更是他想要守护世界、守护苍生的念头。

虽然他已成就高远,却也依然放不下故人和战友,所以才要化身为天帝,镇压一切敌。

太一天帝剑是他的道与法,亦是他的意志!

李阳现在还有情感在身,并没有因为修行高深而忘却自我。

可是他不敢保证以后也会如此,所以他将自己的情感铸入道法之中,使其与他自己永恒同存。

“此行不会太久,吾当打穿黑暗尽头再归来!”

李阳的炁之法身开口,而后由本尊以圆环开启的域门离开。

门后,一片黑暗,宛如世间最幽深的天渊和黑洞,充斥着一股吞没一切的恐怖伟力和凶厉气机。

那是世间最凶险的疆域,黑暗囚笼!

因为李阳曾经杀进黑暗囚笼,所以那里已经被圆环标记,可以任由李阳进出,不再需要接引古殿。

法身李阳踏入黑暗之中的下一刻,他瞬间就将自身的圣域张开。

嗡!

只见,十方疆域瞬间被七彩的仙虹照亮,化作神圣领域。

李阳踏足黑暗,自身却好似出淤泥而不染,并且在净化黑暗。

他虽然只是一道炁,却也足够强大,拥有无敌的战力。

即便身陷黑暗,他姨在绽放神圣光辉,化作璀璨的圣域,将一切黑暗刺破、驱逐、净化。

“太一天帝剑!”

李阳抬手,亿万万剑光在掌心之中绽放开来。

一瞬间,一轮由无穷无尽的璀璨剑光凝聚而成的大日浮现。

那种光辉充斥着一股炽烈、霸烈的气机,并且锋芒毕露,拥有无上的锋锐之力,可以劈开世界海。

那是无比凶悍的剑光,由李阳的六大秘境同时发力催生出来。

虽然法身李阳只是一道炁,却也可以凝聚出六大秘境,宛如一尊真正的生灵般,具备诸般伟力。

而后,在李阳强者意志的干预下,亿万万道剑光熔铸一体,化作一口三尺来长的炽白剑胎。

那是剑胎好似非铜非铁亦非钢,却存在着实质,不是虚幻物质和能量物质,如金铁铸就一般。

剑胎存在实质,却并非实质铸就,乃是源自于道法和意志,是一口从虚幻中走进现实的无上剑胎。

这样的剑胎,斩身又斩神,一切虚幻和实质都无法逃离它的杀伐之力,即便是时间和空间也一样。

这才是太一天帝剑的真身,也是李阳第一次真正让这一剑出鞘。

之前的岁月里,李阳虽然凝聚出来剑胎过,却并非真正的太一天帝剑,而是他以天帝道化之术模拟外道之法凝聚出来的外道之剑。

就像在七十万年前,法身李阳曾施展天帝道化虚空镜,将一口空间之剑从虚空镜之中凝聚出来。

那口剑,是天帝剑,却也不是,存在着一种似是而非的关系,并不算真正的太一天帝剑出鞘。

因为那个时候,太一天帝剑还未完善至全功,无法出鞘。

纵然是仙王巨头直面他的剑,也只能看到一尊天帝持剑,却并未斩出,而是在藏剑、在归鞘。

而现在不同了,太一天帝剑已经完善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出鞘!

锵!

下一刻,伴随着无比璀璨的剑光席卷开来,一声嘹亮至极的剑鸣声也同时响起,发出震鸣之音。

一瞬间,剑光和剑鸣同时席卷至十方亿万万光年之外的疆域。

那种光辉如同极致的黑暗深渊之中突然浮现的光明,瞬间刺破了一切的黑暗,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样的异象,已经覆盖了浩瀚无垠的疆域,足以淹没八万宇宙,将十方位的诸天万界斩灭成墟。

这就是仙王极限的伟力,也是太一天帝剑的威力。

仅仅只是出鞘而已,就已经造成了如此浩瀚的异象。

剑光和剑鸣源源不竭,直接惊动了无数沉浮在黑暗中的生灵。

甚至,有些已经不能用生灵来形容。

毕竟黑暗囚笼还关押着无数道绝代之人的元神,并非生灵体。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在剑光和剑鸣的辐射下复苏,而后化虹而动,如飞蛾扑火一般横空而来。

那些沉沦在黑暗囚笼之中的元神都被吸引了。

他们沉沦在这里实在太过于久远,已经无法忍受。

更有甚者已经堕落,元神与黑暗同化,肉身也被黑暗物质侵染,诞生出了全新的黑暗元神。

不管是未堕落者和已经彻底堕落的元神,此刻都被剑光吸引。

前者久居黑暗,心向光明!

后者彻底堕落,欲灭光明!

抱着不同的念头,无数道元神驾虹而来,迎着剑光逆行而上。

噗!噗!噗!

然而下一秒,那炽白的剑光却突然涌现出一股恐怖的杀机。

一瞬间,无穷无尽的黑暗元神尽数被凶险的杀机斩灭成空。

那只是一瞬间而已,就有海量的黑暗元神被灭杀了。

并且,这个数量还在随着剑光辐射的广度而急剧增加,仿佛要将整个黑暗囚笼内的所有已经堕落的黑暗元神尽数诛杀一般。

呼!

不久后,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从遥远的黑暗之中踏入光明。

那是一尊黑暗仙王,法相巨大足以比肩恒古宇宙,周身围绕着无穷的凶厉气机,都已经化作实质的力量和能量在流动,杀气腾腾。

“杂碎!安敢破坏黑暗圣地!”

黑暗仙王开口大喝,他法音如法旨一般,震动大道,言出法随。

一言既出,瞬间便化作符文亿万,如洪流一般席卷而出。

然而,那恐怖无比的符文洪流却在剑光和剑鸣交织的疆域中前进不过一光年的距离,就尽数泯灭。

一切大道物质和能量物质组成的符文就好似被一口无形之剑杀死掉了一般,直接溃散,而后泯灭。

“好强的凶人!道兄们速来助我!”

黑暗仙王开口大喝,召唤其他的黑暗仙王前来助阵。

“开……”

突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紧接着,黑暗仙王猛然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视线中,一切色彩已经消失,只剩下一抹炽白。

那是一口剑,笔直的袭来,灿烂至极、璀璨至极、辉煌至极!

世间好似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样的一口剑,因为它实在是太过于美丽,那是近乎完美的美丽。

剑胎炽白,毫无瑕疵!

剑光璀璨,完美无瑕!

然而,就在那一抹炽白的美丽下,却隐藏着一道最凶险的杀机。

咻!

下一个生灭之间过去后,黑暗仙王的眉心出现了一条线。

那好像是一条比发丝还要纤细十亿倍的线,近乎不可视。

然而那线并不是虚幻,却是真实存在的,就直接出现在那里了。

那条线出现的同时,黑暗仙王的双眼瞬间就变得无神起来。

他好似在那一个瞬间里,丢掉了自己的一切精气神,也失去了自己最宝贵、最珍视的那个东西。

似乎,在剑光一闪而逝的那一个生灭之间,黑暗仙王的一切都被掠夺,只剩下了一具空荡的躯壳。

只见,在黑暗仙王的身后,法身李阳将一团符文和符号组成的虚幻物质封印,然后收了起来。

锵!

他轻轻一甩手中的剑胎,清脆又悦耳的剑鸣声响起。

而随着剑鸣声响起,黑暗仙王的眉心祖窍突然一鼓。

噗!

紧接着,猩红又发黑的仙王真血和魂血直接从一条被撑圆的裂缝中喷涌而出,洒向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