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之后,司机便没有再见过那位漂亮的客人。

直到今天早晨,他在更衣室听到有人说昨晚有位客人失踪后,才知道自己可能是遇到事情了。

原本,他并没有打算主动站出来的。后来看过失踪客人照片后,他才知道昨晚自己车上的那位客人,正是今日婚礼的主角。

司机小哥很清楚,能在这座小岛上举行婚礼的,绝对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查到他身上只是迟早的事。

所以,他干脆主动站了出来,积极配合调查,这样也能早点洗脱自己的嫌疑。

不得不说,这位司机小哥的选择非常的正确。

在卫所接手此时后,很快便通过监控找到了他。并且认定,他是最后一位接触过失踪新娘之人。

如果不是他一早就向酒店领导主动报告了此事,估计他已经被列为重要嫌疑人,带回卫所看押了。

也是在随后的询问之中,他才在督卫们的提醒下,想起了更多的细节与疑点。

此时,前来汇报的一男一女两位督卫已经离开了临时办公室。卫长却依然立在房间中,看着手中的折叠电脑,不时左右踱着步。

他所看的,正是那位司机小哥的笔录。

比起对方所提到拖鞋,以及不用等待的这两点,卫长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了那处小门上。

笑靥如花吃冰棒的清纯牛仔裤美女图片

为什么要去那道门呢?

按照司机的说法,可能是去幽会。那么,穿着拖鞋这一点,就会有些奇怪。

从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对新人是自由恋爱,两人之间的感情很好。所以,也不太可能存在第三者。

那么,穿着拖鞋外出,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新娘去见一位相熟的人。这个人与新娘关系非常亲密或熟悉,他们已经到了可以不在意仪容,穿拖鞋去见面的地步。

可这样的熟人,不应该都在当晚的派对上吗?

难道是前男友?

卫长随手在电脑屏幕上,写下了前任二字。

不过,有没有可能新娘和司机说的是全是真的。她当时确实只是想去外面随便转转。只是在离开酒店的监控范围以后,遭遇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想到这里,卫长找出了海岛的地图,在那处侧门上点上了一个红点。

在之前的询问中,他们已经了解到,那个小门平日里并不太常用。只有在偶尔运输少量不方便使用复制仪的大型特殊物品时,才会开启。

小门外的交通也很简单,只有一条直通海岛码头的道路。

将地图缩小一些,卫长看到,那条道路一侧是沿着山体向下,直通往小岛码头。另一侧则是在又爬升了一段距离后,有一处回车场。道路在那里结束,再往前便是悬崖。

根据当时小门处拍摄下的监控来看,新娘北文葆在出了侧门后,便沿着道路,向着码头所在的方向往前走。

那条道路本就很少使用,又处于酒店以外的范围。是以道路两旁,出了此处酒店门口外,再没有其他监控。要一直下到海边,进入小村,接近码头的地方,才会有其他的监控探头。

而通过对码头处监控的调查,已经排除了新娘北文葆昨晚曾经去过那里的可能。

也就是说,失踪的新娘就在那条不常用的货运道路上消失的。

她到底会去哪儿呢?

将地图放到最大,卫长从小门所在的红点处开始,沿着那条道路一点点的往码头移动。很快,他发现了地图上还有一条小路与那条货运道路相连接。

顺着那条小路向下,小路与另一条小路汇合。

而那条新的小路一头通往酒店的另一处大门,另一头则是通往一大块在地图上凸出的绿色区域。那处凸出的区域上还标着一个并不太美妙的名字,死亡之角。

看到这里,卫长立刻通知手下再分出两组人手去调查那条小路的两端。

很快,小路尽头酒店大门处的监控就已经出现在了他手中的屏幕上。快速拉完从昨天中午开始的监控视频,卫长皱起了眉头。

除了下午有几位客人从那里出入,傍晚以后,再没有人从那里离开或进入酒店。

同时,关于小路另外一端,那个名叫死亡之角的介绍,也一并传输了过来。

卫长默默思考着。下午进出的客人,多半就是沿着小路去死亡之角游览的。从监控上可以确认,出去的客人,在傍晚之前,也全都回到了酒店。

而傍晚以后,就没有人再从那里出入酒店。

这就说明,如果新娘沿着另一条小路去往那里,只可能是去了那个名叫死亡之角的地方。

如果她是要去见其他的人,那么与她相见之人想要去往死亡之角,也只能通过那两条小路。

假设对方也是酒店的客人,那么,势必需要从酒店那两处侧门出去。可监控上并没有出现这样的可疑人物。

新娘选择的那处侧门,当天只有她从那里出去过。

而直接通过小路与死亡之角连接的大门,所有出去的客人也在傍晚之前返回了酒店。

如果新娘真的是要去死亡之角与人相见。那么对方只有可能是从没有监控的货运道路上山,之后顺着新娘所走的那条小路,才能到达死亡之角。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便是两人就是约在了货运道路上相见,或者是新娘在货运道路上遇到了不测。

正想着,一个视频通话的请求,在屏幕上弹出。

卫长一看来电之人的身份,心头一凛。

难道这么快就有发现了?

不及多想,卫长已经按下了表示接通的红色按钮。

屏幕上的画面一变。一位督卫,出现在了屏幕正中。他正站在一处荒草地上,神色有些慌张。

“老大,我们在死亡之角发现了失踪者昨晚外出时穿的那件风衣。”

说着,镜头一转,对准了荒草丛中的一块大石。一件米色的风衣,正静静躺在那块大石上。

“立刻封锁现场,放搜证机器人。谁都不要乱走到,我马上过来。”

说完这话,卫长已经走出了那间临时办公室的大门。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愈发强烈起来。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