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

金琉璃差点爆粗口。

他们就是得知张扬和冰玉颜经过虚天阁,第一时间就赶出来,因为他们清楚,回归碧天阁不应该走这里,故而提前做准备,哪知道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张扬居然说来找他们报仇。

别说金琉璃,就是金志龙,金志虎,叶狼等都要暴走了。

整个西漠大地的人,无论是谁要找他们报仇,他们都可以认,哪怕是早前四大圣子联合妖剑一来搞事,害死不少人,他们也可以忍让,实在是曾经他们干的更多更过分更狠毒,问题是你丫的张扬,从头到尾就没被我们坑过,从来都是你坑我们,还杀得我们太虚皇朝从原本一家独大,跌落到现在都无法在西漠大地占据绝对上风了,你还来报仇?没天理了!

向来霸道惯了的金琉璃凶横的冲出来,对着张扬就要怒喷,喝斥。

然后,张扬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在西漠大地公认的蛇蝎美人儿,这个公认的霸道,凶横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琉璃公主,直接被这一眼看的一哆嗦,眼前仿佛再现自己力一剑都没能刺破张扬额头,反而被震的难受的一幕。

她居然害怕了。

吓得一哆嗦,俏脸发白的后退,没敢嚣张的喝斥。

此等情形看的虚天阁内的人都一脸懵。

金志龙,金志虎,叶狼等惊疑的看向金琉璃,这还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琉璃公主吗?

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

太不给力了。

作为兄长的金志龙踏步向前。

他早已堪破内心阴影,成就圣体圣瞳,哪怕是忌惮张扬,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他冷冷的道:“张扬,你要是想继续找茬,明说,不需要找借口,我太虚皇朝接着,咱们就杠到底,不是你打死我们,就是我们搞死你。”

金志虎冷然向前,与金志龙并肩站立,态度坚决。

他们太虚皇朝哪怕是最近不断倒霉,仍旧足够的强大,仍旧有自信。

张扬目光越过他们,看向人群中的一个男人。

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过去。

那赫然是猎神阁九雄之一的风过龙。

风过龙心头一凛。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张扬冷冷的道。

风过龙登时想起来,当时配合黑袍军师针对张扬的那一场杀局。

是他杀的有孕的假玉蝉,这才引的张扬追杀出来,才有后来的黑袍军师被反杀的结局。

“黑袍军师是主谋,他死了。”张扬面色冷淡,声音冰寒刺骨,“作为行凶的人,也该授首了。”

风过龙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修为更是小无量境,还是公认的天才,可是当张扬说要他死的时候,他居然心生恐惧,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有的是想要逃命。

张扬的目光转动,又落在另外一个隐藏在人群后面之人身上。

那是曾经潜伏在冷月皇朝的黑衣侯季少龙。

“季少龙!”张扬冷幽幽的道,“你之凶残比风过龙更甚之,那孕妇尚有一口气,你却不知怜悯,冷血无情的补上一剑,你更该死。”他微微一顿,再发声,杀意凛冽的道:“季少龙,风过龙,你们都要偿命!”

嗖!

在张扬最后一个“命”字出口的刹那,吃着糖葫芦的冰玉颜出手了。

她一动,就如同一道曼妙绝世的女神刹那闯入人群,所过之处,无论是谁统统被可怕的气势给冲击的飞散向四面八方。

无人可挡!

她直奔风过龙和季少龙。

“留下!”

爆吼声如炸雷。

作为虚天阁内最巅峰的战力,西漠大地上最有名的大无量之中的两位同时出手。

厉行狂!

夏神刀!

他们的名声非常的响亮,那也是用他们的实力打出来的。

其中厉行狂更是在通天山之战中被冰玉颜差点杀死,也让他在惨败中大悟,继而闭关,再出关,实力大进,扬言要找回颜面的。

如今再交锋。

冰玉颜却展现出让厉行狂绝望的强大。

根本不需要动用冰魄圣剑,纯粹就是她自身,那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盖世圣剑。

圣光飞纵中,冰雪雷电交融而成两把剑分别向左右袭杀过去。

当!当!

无论是厉行狂,还是夏神刀同时被轰的离地而起,向后踉跄倒退,根本扛不住,而冰玉颜都未曾动用手脚。

这就是如今冰玉颜无敌的强大。

她比通天山之战的时候,又精进了何止一点半点,那是非常明显的跨越,也是她历经生死的灵圣石矿洞和乱魔墓地,以及观悟妖若仙化凡,还有亲身体会张扬杀入太虚皇宫的气魄,胆魄,带来的内心深处对于圣人最后的一丝心灵深处的忌惮彻底破灭,更有冰魄圣卷等等,一股脑儿的汇聚,这才塑造如今的冰玉颜。

她已然定下要成为天下第一大无量的目标。

以她如今的眼界,她眼里只剩下圣人。

这就是无敌的信念。

砰!

她探手,轻松抓住风过龙。

最后方的季少龙反应迅速的马上催动古传送阵法,想要逃走。

光芒闪烁,他的身影模糊,要传送离开。

砰!

冰玉颜探手入虚空,直接抓住季少龙的脖子,将他从传送状态给生生的抓出来。

双手提着两人,一个回旋,快到厉行狂,夏神刀等大无量再出手,尚未打出攻击的时候,回归张扬的身旁。

整个过程,简单轻松,干净利落。

虚天阁的人则看的火冒三丈,羞愤欲狂,却又感到恐惧,后背直冒凉气。

如此强大的冰玉颜,没有圣人的情况,欲要屠灭虚天阁的人,岂非是举手之间便可做到。

他们为之胆寒。

金志龙惊惧之余,还比较清醒,当即大吼道:“炎赤火,你们赤炎皇朝这东道主怎么干的,懂不懂得维持秩序!”

在场的人为侧目。

这还是太虚皇朝的补天阁主吗?

他们不是从来都是自己搞定一切,凭借着雄厚的实力以霹雳手段解决所有对手,如今居然希冀外人插手,而无能为力。

实则,张扬和冰玉颜来到这里,就已经引起注意。

谁都知道他们无论怎么走,都不该走到这里的。

是以早先离开的四大圣子,冷月太子月归龙,连带着赤炎皇朝的人也都赶到了,包括刚刚成就圣体出关的炎赤火,以及大公主炎梦卿。

只是他们没想到曾经在他们满前耀武扬威的金志龙,居然让他们维持秩序。

炎赤火都傻眼了。

炎梦卿绝美的容颜泛起动人的光彩,看向张扬的目光愈发的灼热,这个男人凭借一己之力居然让威压整个西漠大地的太虚皇朝沦落至此,他让她心潮澎湃,有点难以自己了。

就在炎赤火愣神,犹豫是否要出面的时候,张扬抓住风过龙的脖子,将他高高举起,道:“我记得,你当时就是抓着那可怜孕妇的脖子,在她绝望中一剑捅入她的腹部的,可对?”

风过龙怒道:“区区一介凡人而已,你要杀我,要搞我们太虚皇朝,就直说,不要找借口。”

“凡人?”张扬冷然。

“不是吗?一个凡人,蝼蚁而已,死就死了,谁会放在心上,你根本就是……啊!”风过龙骤然疼的抽搐,面容扭曲。

因为张扬一拳轰在他的腹部,轰爆丹田,轰裂他的身经脉,甚至震裂身的骨骼。

张扬淡淡的道:“从现在开始,你也是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