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

日本本土最神秘的妖怪势力。

无数犬妖心中的圣地。

传说那是犬妖最后的魂归之所。

传说那里有着犬妖至高无上的超脱之道。

传说历代要统领,雄霸一方的犬妖之王,都与那里有关。

传说月宫的主宰者曾跟随过仙人修行,霸榜妖怪美人榜榜首近千年。

无数妖怪都想见这位传奇的存在一面,但月宫之主常年封门谢客,能真正见到她的存在少之又少。

听说曾有超越者前往,依旧不得其门而入,为这本就神秘的所在更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整个神秘界都认为这一位是在勘破超越之道,不成为超越者便不踏出一步。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已经在月宫宅了很多年的女性犬妖居然在几天前破天荒地离开了经营上千年的老巢,以自身独有的天赋在月华的庇护下悄悄来到人间。

来到一位旧相识的面前。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曾经是人,现在是鬼,女鬼。

一身红衣,站在光秃秃的枫树下,手里托着最后一篇濒临枯萎的红叶。

“红叶姐姐,我来了。”

女鬼转过身,手中的红叶随风飘零,原本柔和的表情莫名转冷。

“你不该来,回去。”

“为什么?”

如果有人看到月宫之主的表情,一定会大跌眼镜。

这还是那个以清冷高贵而闻名的贵妇人吗?分明是个闹别扭的少女。

“当年你们说我年纪小,连雄性的滋味都没体会过,不让我上战场,我认了。现在都一千年过去了,我成了家,有了孩子,连孙女都有了,还不让我去吗?”

“既然有了家人后代,就好好珍惜,别跟我们这些被伤透了的怨妇一起冒险。”

“我也是怨妇。和犬大将是政治婚姻,结婚没多久,他和人类的公主跑了,后来还为了那个女人丢了命。儿子也不孝顺,平时基本不回来,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才会想起我这个当母亲的。还和他的父亲一样,不喜欢妖怪,只喜欢人类——我好苦的。”

听上去确实很惨,但月宫之主的脸上却没有半分苦意,只有得意。

被称为红叶的女鬼狐疑地盯着她的脸:“你不会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哪有,是事实,活过五百岁的妖怪基本都知道。”月宫之主连忙摇头,“大姐说过的,会收留受苦受难的女人,不能反悔。而且,我现在也算很能打了,在月宫之中,就算是超越者也未必能奈何我,一定能帮上大姐的忙。”

“是变强了。”红叶微微点头,“再也不是那个离家出走,差点被人类骗去看门的小笨蛋了。”

“好怀念啊,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只有你是无忧无虑,只知道吃,我们都很忙的——不过,确实很怀念,当年跟随大姐一同去那须野的姐妹们只剩下我一个。”

“所以我不会让红叶姐姐孤单的。”

“会死的。千年前,我们员出动,尚且不足以和这个国家对抗,现在只剩下你和我——”

“千年前就不怕,现在更不怕。人类都知道狗最忠诚,大不了死后去彼世继续给大姐看门。而且,我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月宫之主狡黠地解下脖子上的的项链。

足够古老的老家伙知道那是她的丈夫留给她的遗物,项链上镶嵌着独一无二的“冥道石”,是能打开冥府与现世的通道的珍贵宝物。

数百年来,她只摘下过一次。

现在,是第二次。

心跳般的鼓动透过项链传递到她的手中,号称受到两界法则保护,坚不可摧的“冥道石”表面竟然出现了物理意义上的裂缝。

月宫之主却是毫不在意。

亡夫的遗物?

确实是的。

用来保护真正的宝物的障眼法。

没有冥道石的保护,怎能瞒过那些鼻子比狗还灵的“正义之士”。

从来不曾摘下,是因为她把这件“宝物”看得比命还重。

这是连至亲之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如今终于重新见光。

黑与红的光。

比黑暗更加黑暗,比鲜血更加鲜红。

时光不断流逝,却始终保持着坚守。

在黑与红的流泻之中,冥道石彻底破碎,显露出其中的红色宝石——杀生石碎片。

不是因为亡夫的遗物而珍惜,而是因为有这件遗物,才会有这个夫君。

不然大妖横行,她为何偏偏挑中犬大将作为丈夫?

就因为要保持犬妖的血统纯正?

别开玩笑了,真这么看中血统,只娶了一位人类妻子,没有再和任何雌性亲近过的杀生丸就是犬妖一族的罪人。

月宫主宰小心翼翼地托起杀生石碎片,以亲生儿子都没享受过的温柔嗓音诉说着道:

“大姐,好久不见。”

“大姐,好久不见。”

身边的红叶也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言语。

她撩起自己的额发,额头正中央鲜红浸染,如开天眼。

红叶一生命途多舛,原本是宫中女官,因姿容秀丽,琴艺卓绝被皇族看重纳为侧室,一时荣宠无俩。

可惜好景不长,因为正室的妒忌与设计,红叶被诬陷对正室下咒术,被丈夫流放到户隐山,当时红叶已经有了身孕。

正室却还不放过她,一边散布谣言说户隐山的红叶是鬼女,一边派人追杀,幸好遇到路过的白面金毛。

狐狸精看她可怜,将她带在身边,传授她修行之法,从那时起,红叶就决定粉身相报。

在白面金毛身边战至粉身碎骨,死后灵魂不散,又以鬼女之姿复生——你们不是说我是鬼女吗?我就当鬼女,这样就可以更长久地陪伴姐姐大人。

“感觉到了,有两处最明显。一处在外海,应该是当初直接掉落到海中的杀生石,一处在东京市区——你去外海,市内的交给我。”

“不。”月宫主人摇头,“我可以借月光隐遁,不会被发现,发现了也有办法敷衍过去。姐姐如果有把握瞒过某些人的眼线,就不会躲在这里了吧。”

“都被你说中了。”鬼女红叶坦诚道,“我去外海,你去市区,多加小心。”

“姐姐也一样,外海虽然是公共区域,但未必没有委员会的眼线。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觉得某些人至少掌握着一块杀生石,很有可能是最关键的两块之一。”

“我知道了。”

而后,红光遁地,月影飞天,朝各自的目标而去。

与此同时,已经换上睡衣准备睡觉的谏山黄泉突然心中一拎:

“这个感觉,不好,神乐,快回家,伯父可能有危险。”

ps:杀生丸的母亲这个属于本书二设。原著中描写很少,除了知道住在和月亮有关的宫殿,是个和杀生丸一样的傲娇,其他的都是靠推测,比如和犬大将感情不好,连凌月仙姬这个名字都是同人里编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