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关俊彦没有指名道姓,但他亲自来此的态度,提及的来历不明的军舰足够忌野刹那想到很多东西。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作为咒禁道二把手的忌野刹那却一无所知,也说明这事与关俊彦有关。

才说到愿望,就得到这么好的消息。

别说冷言冷语,就算直接把唾沫呸到她脸上,反手再给个巴掌,她都无所谓,更进一步的需要等她确认过消息的真伪。

低头几秒,顺便秀一波沟壑以示诚意后,忌野刹那小声问道:

“老板,能不能透露下那边的状况。过去几十个小时,我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说明父亲并不想让我知道,他……一直都不信任我和静留。”

“虽然没有确切消息,但军舰上的人十有**都在横须贺海军基地接受治疗。”

“海军基地?”忌野刹那的表情沉了下来。

“嗯,军舰遭受袭击的时候,尼米兹号就在附近,上面有超越者坐镇,据说。”

忌野刹那自动无视了欲盖弥彰的“据说”二字。

知道超越者在,还把军舰击沉,明摆着是在展示实力。

“可惜——”

清纯萌妹纸户外扑蝶私照

可惜没有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是因为超越者的干涉,还是……故意留手。

“是很可惜,也不可惜。”关俊彦的嘴角一歪,“过于轻易得到的东西,很少有人会珍惜,而且报仇这种事亲手去做更有意义,你不这么认为吗?”

果然是故意留手吗?为了更好的掌握我。

忌野刹那心中的天平悄然偏移,嘴上却道:“正常来说是这样的,但如果仇敌强大到绝望,还是早死早安心。而且,如老板所见,我是个功利主义者,结果比过程更加重要。”

“我也是功利主义者,但我比你更贪心,结果、过程我全都都要。”仿佛是在宣示决心,关俊彦手掌攥紧。

“要我的身体,也要我的心?”

“请把身体换成人谢谢。”

“有区别?”忌野刹那表情暖昧。

“你说呢?”关俊彦眼神清澈。

“有没有区别其实不重要。”忌野刹那叹息一声,重要的只有结果,“老板,请明示,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是我需要你做什么,是你自己想做什么。我已经展示过我的诚意,该你了。我虽然缺人,但不缺跑腿打杂的,而是真正可以大用的人才,不要降低我对你的评价。”

“是,老板。”忌野刹那面容一肃,“我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但只靠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不足,我希望得到老板的配合。”

“先说说看。”

“主动去找父亲会引起他的怀疑,我需要一个让他见我的理由——重大战果或者重大过失。”

“我这边家小业小,经不起损失。”

“那就让‘咒禁道’损失就好了。”

“排除异己?”

“‘咒禁道’想要改变,必须要经历一次阵痛,顽固不化的人必须死。”

忌野刹那眼神坚定,毫无怜悯。

“说说具体的做法。”

“是。我会让妹妹先和佛教联合假意合作,对老板你出手,结果被老板反杀,被逼无奈与老板合作,打击佛教联合,以此获取战果。”

“然后再被佛教联合打击一次?”

“是。”

正如忌野刹那对妹妹所说,反复横跳不会有好下场,但她现在要的就不是好下场。

“等我们带来的人损失得差不多了,父亲想不出来都不行。”

“如果他选择暂时退出日本?”

“不可能。‘咒禁道’的权威只建立在胜利之上,如果不对我们进行惩戒,不想办法挽回局面,那个人的威信会大幅降低,各个分部的负责人,长老会也会生出二心。”

听到这个解释,关俊彦沉默了几秒,道:“这才是你推动重返日本的真正原因对吗?只要和委员会起了冲突,不论成功还是失败,不论自己是生是死,‘咒禁道’都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是。”忌野刹那承认了,没有半句废话,半点解释。

关俊彦的心情有些复杂,有对女人狠毒的戒备,同时也觉得咒禁道的存在确实非常扭曲,需要修正。

“做到这一步,值得吗?以你的能力想独善其身,并不难。”

“不管值得不值得,我都已经决定要做。原因,在事成后,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老板,现在请不要多问。”

“那你妹妹——?”

“我希望她可以活着,也只有这点希望了,我从来就不是个好姐姐。”

“我会手下留情。”

关俊彦点点头,心中却生出一股违和——为什么我觉得你是个好姐姐?你的那份感伤绝非虚假。

“谢谢老板。之后我会利用‘咒禁道’元气大伤的机会,发动叛乱,如果成功了,我会履行约定,如果失败了,也就没有以后了。投资就是这样,有时候有回报,有时候血本无归,如果老板舍不得,就请确保我的成功吧。”

“这个说法很狡猾。”

“因为我是玉藻前大人认可的,最强的黑巫女。”忌野刹那昂首挺胸,骄傲中带着狡猾。

“嗯,确实是最强。”

关俊彦点点头,所有黑巫女中,以你的最大,比谏山黄泉,比谏山冥,甚至比狐狸精本狐都要大。

“百分之百的保障我给不了,不过身为老板,也不能看着下属去赌命,关键时刻就呼唤我的名字吧,云中君护佑着你。”

“这算什么?巫女向神明祈祷?”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回不回应全看运气。”

“真是个恶劣的神明大人,不过我也是个恶劣的人,不觉得很相称吗?”

“不要你觉得,只要我觉得——有人叫我了,我得走了,有急事和你身后那位说,她知道怎么找我。”

说完,本就飘渺的幽影彻底消失,从头至尾都没有被阵地的侦测机制捕捉到,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忌野刹那扭头看向背后的显化出投影的一尾狐狸精,以菩提之眼传念:“他这么说。”

“故弄玄虚。”狐狸精哼了一声,投影回归,“窃取杀生石的小偷而已,要不是那几个不中用的护着,妾身第一个吞了他。”

“偷也是一种本事啊。偷你的家,偷你的人,偷你的心…呵呵。”

忌野刹那笑出声来,走到镜子之前,撩起长发,轻轻抚摸自己的身体和脸颊。

“我应该也可以试试吧,我还是很漂亮的,只有这道疤……找个时间修补一下吧。”

与此同时,黑暗无光的深渊之中,天魂的正体睁开眼睛,眼中琉璃倒映,口中编织言语:

“终有一日,他的生命将走到尽头,而你将加冕为王。”

ps:终有一日我的生命将走到尽头,而你将被追封为王。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