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改天换地级别的异变。

宛如黑夜里的大功率探照灯,不需要各种现代化监控,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

不需要关俊彦下令,神乐澪离开藏身之地,开始穿衣服。

没错,穿衣服。

她所在的地方,是三头山后山的一处天然水潭。

早在太阳落山前,她便独自来到这里,将身体部浸入水潭之中。

这在日本被称为“净身”。

就是字面意思,洁净自身,不是种花家宫廷独有的某种断根项目。

在神道体系中,这是传统且普遍的仪式,在有重要活动之前,都要洁净自身。

依据信仰不同,净身的要求也不尽相同。

有的只是用干净的水洗浴即可,有的则会要求冷水,甚至天然的泉水。

神乐澪之前进行的属于最严苛的那种,不仅洁净身体,更是通过冰冷的潭水洁净灵魂,保持最纯粹的状态,最大限度承载神明之力,行使神明权能。

气质美女头戴皇冠身着白裙花间甜笑优雅写真图片

从水潭中离开,少女身上残留的水珠,自然滑落,不留丝毫水渍。

接着,她拿起随同神刀一并被送来的巫女服,郑重而虔诚地一一穿戴。

最后,双手捧起神刀,背在背后,迈步登山。

她的步子不大,动作也不快,但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健。

在行走的过程中,她不急不忙地调整呼吸,控制肌肉,让自己的身体进入最佳的状态,以迎接即将到来的“王对王”。

立于山巅,血肉异界中的奈落同样没有着急。

战书已经发出,敌人一定会来,区别无非是早晚而已。

等待这种事,奈落早已习惯。

妖魔的生命远比人类漫长,不习惯等待的妖魔,早被时间的流逝折磨到发疯。

差不多半小时后,奈落感觉到了神明所独有的神气。

特地从后山绕到前山登山道的巫女,拾级而上。

沿途的剪纸式神自动分开,如同卫队恭迎女王一般让开一条道路,将己方的“王”送往最终的战场。

年轻的奉刀巫女面无表情,依旧以平稳的步调穿过式神封锁,走入血肉世界。

入侵的异物,让整个世界变得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将异物吞噬驱逐。

却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组织,没有确实展开行动。

阻止它们的当然是主体,内核奈落,它注视着走近的巫女,没有急着开战:

“只有你一个?”

“目前是的,之后不一定。”

神乐澪实话实说,这种事没必要说谎,奈落的智力摆在那里。

“阴阳师要操纵式神,八神家的后裔忍者,惯于隐藏,他们不出现不奇怪。”

说话之间,奈落目光拉远,投向背后的山道。

“我好奇的是那个使用九字兼定的剑士,明明你和他联手,对我的威胁更大。”

神乐澪不为所动:“既然你这么问,说明他没有和我一起来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正确,你却未必,你觉得你一个人可以战胜我吗?几天前的教训你不会忘了吧。”

面对奈落的挑衅,神乐澪依旧是一脸平静:

“战斗不是靠嘴,而是真正打过才知道。妖魔奈落,我是来杀你的,做好觉悟了吗?”

“想杀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却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是什么给你的自信,背后的那把刀?好吧,就让我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布都御魂’真正的力量。”

话已说尽,接下来就是手底下见真章!

被压抑的血肉终于解开,尽情释放自己的本能。

妖魔奈落最大,最核心的本能只有一个——吞噬,增殖!将一切都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这是奈落最惯用的起手,也是它最麻烦的地方,只要进入它的领地,它的血肉范围,就会持续不断地遭受到攻击。

单一的血肉并不强,但数量和持久达到一定阈值后,就不得不为此分出心力。

关浩二、神乐澪以及八神刹那会在第一次被压制得那么惨,根源就在这里。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神乐澪既然敢独自一人踏进这里,就有足够的依仗。

巫女站在原地,双手自然下垂,一点挪动身体的迹象都没有。

她背后的刀却动了起来。

神刀·布都御魂。

在没有受到任何牵引的情况下,自动出鞘。

仅仅是露出一截刀茎(没有刀刃的位置),便是雷光涌动。

挤压而来,随时可以触碰到巫女的血肉瞬间灰飞烟灭。

太刀不断向上移动,缠绕在巫女身边的雷电也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竟是不止有雷霆,更有云卷云舒,风雨如晦的气象。

雷霆游走期间,如池蓄水。

雷池重地。

名副其实的雷池重地。

你有异界,我有雷池。

雷池护体,不沾外物。

让神乐澪可以专心专念地对付奈落。

“不愧是神刀本尊。”

奈落由衷赞叹。心念电闪之间,血肉攻势为之一缓,却没有完放松下来。

为了不让神乐澪轻易撤去雷池,神刀再神,也不可能毫无损耗造就如此气象。

此战奈落志在必得,不惜从一开始就锱铢必较,一举一动皆有深意。

“只是出鞘就有如此威势,果然本尊比单纯的神念要强出许多,我很好奇你真正出刀会是如何?”

神乐澪没有和奈落废话,双手虚握。

布都御魂出鞘后当空悬浮,调转刀身,缓缓落入神乐澪手中。

虚握变为实握的刹那,少女挥刀。

一声“斩!”

一记普普通通地素振。

云海生波。

雷鸣大振。

伴随着一刀落下,云海中眨眼间浮现出一颗颗金色雷球。

每一颗皆是拳头大小,雷球之间,有电光相互串联,交织出类似棋盘的景象。

神刀落于地面。

血肉为之分开,雷球电射而出,将奈落,以及周围的一大片区域笼罩在内。

奈落没有仗着恢复力硬抗,谨慎地选择闪躲,被躲开的雷球却打了个转,去而复返,还有更多的雷球紧随其后。

雷球之后,又有重新起刀,虎视眈眈地神乐澪。

战术周详缜密,心态无悲无喜。

奈落终于承认,这位年纪不大的奉刀巫女有了和自己决战的资本。

只可惜,你比桔梗还差得远啊。

俊美无双的妖魔咧开嘴角,五指弯曲,将离得最近的一枚雷霆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