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活下来了!?”

   联军忍者面面相觑,傻傻的看着面前那直径超过数千米的大坑。

   “这是打偏了,还是怎么回事?我们一个人都没死。”

   “闭嘴!”脾气暴躁的四代雷影忍不住扭头吼了一声,“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敌人这是故意的,只是给我们一个警告。”

   四代雷影一脸的阴沉,还有自来也,千代,照美冥,三代土影也都差不多,敌人的攻击可以直接笼罩数千米的范围,如今刚好在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显然是算准了,有意手下留情,否则在场的人没有几个能活下来,他们要么是影,要么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层,可是如今却靠对方手下留情才能活了下来,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现在该怎么办?鹿久,你有什么想法。”自来也最先冷静下来,回过头向鹿九问道。

   鹿久苦笑一下,“等着吧,我想对方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让我们投降,不要反抗,就看他们如何处置我们了,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我们确实输了,输得非常彻底,既然如此就得认。”

   这时一身绿的迈特凯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随后又坚定起来,上前几步道:“自来也大人,如果我……”

   “不行!”自来也不等迈特凯的话说完,立刻将其打断,“如果你真的动用了一招,之后必死无疑,而且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自来也当然知道迈特凯要说什么,因为杨简的缘故,点破了迈特凯的杀手锏,自来也也有所耳闻,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可是却也知道迈特凯开启八门是何等的强悍,虽然只有一击之力,可是却无人能敌。

   只是自来也实在不希望迈特凯就这么牺牲,要知道木叶可是还有晓组织这个大敌,尤其是对方的首领拥有轮回眼,有迈特凯这个底牌,木叶才有底气,绝对不能牺牲在这里。

   三代土影这个老狐狸从迈特凯和自来也的对话中听出了什么,有心打探些一下,“听你们的意思好像还有什么底牌,既然有的话为什么不用出来?如今我们已经算是一败涂地,如果真的还有反败为胜的办法,无论如何我们都愿意试一试,就别藏着掖着了。”

   粉嫩小二女郎居家的清凉夏日

   说实话,三代土影对于木叶向来是万分的忌惮,实在是木叶的底牌太多了,就像是刚才面对基多拉时,那可是一只比尾数更强悍的超级怪物,就算是他们岩隐村的两只尾兽一起上也白给,三代土影都绝望了,却没想到木叶一方居然召唤出五只通灵兽融合成了五毒兽,短时间内将其也顶住,要不然他们联军这边损失会更加的惨重,如今听了他们对话,显然木叶方面还有另外一张更强悍的底牌,这让土代土影如何能够安心?

   “是啊,你们木叶还有什么办法的话就赶紧用,要不然我们都要变成俘虏了,这种口气我可咽不下,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我可以代表云隐村力辅助。”四代雷影也开口劝说起来。

   “我们也一样!”照美冥和千代也立刻表明了态度。

   自来也心中暗暗叫苦,迈特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他那只能用一次的底牌关乎着木叶未来的生死存亡,他实在不愿意用在这里。可是看到其他四人样子,显然要是不给他们一个说法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万一就在这儿闹翻了,将来恐怕木叶就得面对四大忍村的针对了。

   “各位不是我们藏着掖着,实在是不能用。”这是奈良鹿久主动开口解释起来,“迈特凯要施展最后的禁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且仅有一击之力,只能针对一个敌人,最后出手的那人一直没有现身,如此一来我们也就只能把目标定在大蛇丸身上的,就算最后真的成功了,击杀了大蛇丸,可是这么一来将会彻底激怒对方,各位觉得之前那种毁天灭地的招数再次出现,各位有几成把握存活下来?”

   “那种招术又岂是能够轻易施展的,或许他们用过一次之后就已经没法再用了呢?”三代土影当然不甘心,不希望让鹿久就这么糊弄过去。

   “的确有很大可能。”奈良鹿久点点头,似乎赞同三代土影的话,只是随后口气一转,又道:“可是你敢赌吗?”

   三代土影顿时被噎住了,的确,那种大招肯定有很多的限制,再次出现的机会不大,可是就算如此他也不敢赌,万一对方还能再用一次呢,难道让他用剩下的数千忍者联军的生命为赌注,三代土影要是敢把这话说出来,绝对当场被人剁成肉酱,哪怕有九成的把握也不敢去赌那一成可能。

   三代土影一脸的纠结,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如此就按你们说的来吧,唉!这一次老夫丢脸丢大了。”

   就在自来也他们交谈的时候,后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嗯,自来也与土影,雷影,水影再加上千代立刻赶了过去,发现音忍部队不紧不慢的追了上来,当先之人一头飘逸的长发,脸色异常苍白,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正是大蛇丸,在他身后跟着卑留呼,赤砂之蝎以及神农三人。

   大蛇丸脸上挂着一丝笑容,看着面前的自来也五人,笑的,“怎么,事到如今你们还想继续战下去吗?”

   自来也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暗中交流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对各自的助手吩咐道:“传令下去,命我们的人放下武器?”

   大蛇丸满意的点点头,“明智的选择,来人,让封印班封印他们的查克拉,然后送他们去村子安置好,不要有侮辱性的行为,我们田之国优待俘虏。”

   早就准备好的封印忍者立刻上前开始忙碌起来,把这些联军忍者的查克拉通通封印,作为五大忍村的领导者,三代土影,四代雷影,五代水影以及千代和自来也当然重点照顾,由漩涡香奈亲自出手,用最高明的封印之术封印了他们的查克拉。

   “真没想到短短十几年你就强大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还建立了自己忍村,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势力,已经是忍界最强大的了,如果猿飞老师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自来也看着大蛇丸一脸的复杂。

   “承蒙夸奖,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至于三代老头子,会不会后悔已经不关我的事了。”大蛇丸对于自来也的夸奖没有丝毫兴奋,木叶曾经的一切虽然还难免有些缅怀,可是基本上已经放下了。

   “你们最后用的那招可是真够强大的,如果真的狠的下心来,在联军的最重要引爆,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可以问一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吗?难道你又开发出了什么新的禁术?”自来也对于最后那毁天灭地的大招现在仍然感到恐惧,想要从大蛇丸这里打探点儿消息。

   不仅是自来也,三代土影他们同样心有余悸,听到自来也的问题,同样也扭过头来看着大蛇丸,一脸的期待,希望能够从大蛇丸口中听到一些消息。

   “抱歉!关于这点可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最大的秘密之一。”

   听到大蛇丸这么说,自来也有些失望,不过却也没有意外,他当然明白这种强大的禁术需要保密,这可是一击就能够毁灭五大忍村级别的强大禁术,要是被人知道,刻意针对破找到破解之法,那禁术可就失去它原本的威慑了。

   所有人都在思考之前那毁天灭地的禁术,却没有人注意到志乃脸色从之前开始就有些怪异,因为他感觉刚才所爆发的力量跟杨简送他的求道玉蕴含的力量太像了,只是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只能在心里暗自做着猜测。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不问了,不过我们毕竟是老朋友,虽然这次我是入侵者,而且还成了你的俘虏,可是总得有点儿优待吧,能不能看在以往的情份上帮个忙。”

   大蛇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来也,问道:“你想要什么优待?难不成想要让我放了你?如果你还稍微有点脑子,就应该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也知道这不可能的,其实是其他人,这次被俘虏实在太丢人了,我倒是无所谓,你也知道我的脸皮厚,不会把这些丑事放在心里,从小到大就不如你,败在你手里没什么丢脸的,不过这次跟我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孩子,刚刚毕业的那种,本来以为我们由各忍村组成联军,兵力是你们的数倍,各个方面都占据优势,够轻而易举攻破田之国将你们拿下,所以就把他们带来,打算锻炼一下他们。磨练一下,没想到出的这么惨,能不能把他们放了?”

   大蛇丸顿时明白自来也打的什么主意,他所说的孩子多半就是志乃,牙,雏田他们了,这些要么就是木叶各大家族未来的少族长,接班人,要么就是九尾人柱力,要么就是宇智波一族的遗孤,其重要性甚至远超过自来也本人。

   这时候大蛇丸还不知道,宇智波最后的遗孤已经背叛了木叶,准备投靠他。

   对于这种要求,按理说到时候我应该毫不犹豫拒绝的,可是不知为何,当他对上自来也的目光,感受到对方眼中的那一丝恳求之后又犹豫起来。

   大蛇丸居然出乎意料的心软了,因为他想起自己叛逃木叶之后,这个自己曾经看不起的吊尾车队友多年来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自己的追寻,目的不是为了追捕自己,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回木叶,虽然在大蛇丸看来,对方这种作为非常的天真,可是心意却能够感受的到。

   “可以。那些孩子你可以让人送回去,不过你自己就别想了,作为俘虏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另外我我放他们离开可不是无偿的,你们这些俘虏最后我都会还回去,不过必须要支付赎金,他们的赎金我一分都不会少,到时候会跟纲手算的。”

   “多谢,这已经够了。”

   自来也感激地说了一句,立刻把卡卡西和迈特凯叫过来,吩咐了几句,然后让他们带鸣人,志乃那些小家伙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木叶。

   三代土影等人看到自来也居然能够说服大蛇丸放他们一部分人回去,脸上露出一丝羡慕之色,不过却也没法说什么,他们跟大蛇丸不熟,没办法套交情,千代倒是可以找赤砂之蝎说情,不过想了想

   还是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孙子只是大蛇丸的手下,提出过分的要求恐怕会让他为难。

   “等一下,我不要走,我要等好色吓人,还有佐助,你们把佐助弄到哪里去了?要走我们一起走。”

   能够把九尾人柱力送回去,自来也松了口气,可是很快心又提了起来,脑子一根筋的鸣人终于发现佐助不见了,闹腾起来。

   自来也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自己不惜放下颜面,好不容易求得大蛇丸看在以往情份上放他们一马没想到关键时刻鸣人又搞这些幺蛾子。

   啪!

   自来也脸上带着煞气,气势汹汹的走到鸣人那边,反手就是一巴掌糊在鸣人的脸上。

   “够了!鸣人你闹够了没有?现在是什么情况?岂能由着你胡闹?如今我们是俘虏,命不由人,能够把你们送回去已经是天大的幸运,现在立刻返回木叶,不准讨价还价,否则你就是木叶的叛忍。”

   自来也脸色少有的严肃起来,死死地盯着鸣人,那模样仿佛要吃人一般。

   “好……好色仙人!”漩涡鸣人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庞,看着自来也,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在他印象中自来也一直是一幅游戏红尘,笑呵呵的样子,还是首次看到他如此凶恶的一面。

   “对不起,好色心人,我,我……”

   看到鸣人这幅样子,自来也终于心软了,口气变得柔和起来,“不用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心急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佐助的事情我会帮你调查,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你们安回到木叶,听话,好吧?”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可是鸣人还是点头同意了,被卡卡西拖着一步三回头走了,就这样由卡卡西和迈特凯保护着,除了佐助的十二小强踏上了返回木叶的归程。

   天上一直用精神力感知这边情况的杨筒看到大蛇丸的作为,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太过在意,一个九尾人柱力罢了,根本不算什么。

   杨简抬起手臂,一缕黑色向掌心汇聚,慢慢的重新形成求道玉,刚才释放的力量重新收了回来,然后转身向音忍村飞去,接下来收尾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杨简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