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倒霉的莫过于那些姑且穿着基本兵服,连最低劣的铠甲都没有的民兵吧。一箭射倒了一个下意识想要举起武器的,剩下的就全部投降了。

“啊~真是好无聊啊,王国的人一点混乱和失措都没有,就这么结束了吗?这连被打了措手不及而战败都算不上啊,要是能爆发一些即使无谓也足够壮烈的抵抗,多好呢。”已经被前进的帝国軍甩掉,在后面慢悠悠飞着的桑妮,嘴里咕哝着。

跟她一起的爱丽丝和米多莉们则议论纷纷。

“等级1的村民要挑战如此庞大人均等级10的帝国軍,世界上有这么蠢的智慧生物吗?”

“有啊,曾经的都市联盟有不少地方不是这样吗?龙王国面对兽人也是啊。”

“不一样吧,长毛和不长毛,长鳞片和不长鳞片的种族,能活到一块儿去?”

“现在我们不就活到一块去了吗?”

“不还是因为爸爸和前辈们把他们打怕了吗?”

“而且还不愁吃,需要冒生命危险找智慧生物当食物实在没必要吧?大概?”

“或许呢。”

“也可能是他们安逸太久了呢,这国家这一代人看来完全不知道战斗和敌人为何物啊?”

“也许吧?”

秀丽美眉夏馨雨粉艳迷人

不过无聊归无聊,妖精们也不至于再下去对村民杀一轮享受他们到处乱跑或大吼着“我的xx啊”冲上来白送。已经不抵抗的村民就是资源了,平白浪费资源就太可耻了。

“桑妮大人,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呢?”有妖精问。

“前线不是来消息了吗?神殿竟然使用了高阶天使的力量,既然不是人类之间的小打小闹,那我们也没必要藏着了,去找天使和迷你高达打一打吧。”桑妮说。

“嗯?天使也要我们打啊?”有妖精表示疑惑。

“哦,斯塔告诉我了哟。既然能使用高阶天使的力量,那我们泄露给教国的某些我们自己无还没参详完毕的东西,或许给他们将问题解决了。”

桑妮热情洋溢举起手:“这样一来,即使你们那些等级提不上来的妹妹们,也有机会跟上你们了。不是很值得高兴的吗,去找能凭依了人类的天使……不,将能凭依天使的人类都抓起来!诶,诶,哦!如果觉得大家一起找无聊,就散了吧,把自己关系不错的姐妹们一起找来郊游也没关系,注意保持联络。”

“是!诶诶哦!”x 8

爱丽丝和米多莉们在空中向王国上空四面八方散开了,她们作为个位数序列,只从等级判断战力的话,只只都足以战胜座天使,甚至普通的炽天使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接下来,我就跟着帝国軍吧,要是他们一不小心打到王都,说不定迷你高达和神殿能够凭依的最强天使会出来呢。抢在露娜前面把那迷你高达拿到手看看露娜的表情也不错呢。”桑妮继续向前悠悠飞行。

她知道露娜和克劳恩皮丝因一个小小的无聊赌约而导致这场战争的事情,但既然为一个克劳恩皮丝本就预定送给露娜的写轮眼镜片以及穿乙姬的cos为赌注和惩罚,那就算她来捣点乱,想要看看她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你,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等等等,等一下……序列靠后的妹妹们别找啊!】

“嗯?舒格?”桑妮按住脑袋看向联络的方向。

“【镜世界[mirror world]】,这样行了吗?”

桑妮展开第十位阶幻术——能让探查魔法也穿透过去隐身结界后,漆黑一片的传送门在桑妮跟前开启? 帕琪拉着似有些气喘吁吁的舒格从中飞了出来。

“忘了……忘了吗?妈妈? 我……爸爸和妈妈都看到评议国……介入,可能性? 了……姐妹们……可能,会被龙王……干掉的。”

“舒格? 你怎么在做着深呼吸啊?”桑妮奇怪地问。

“跑腿太急了。”帕琪面无表情解释着。

“各部门之间协调性很差呢。舒格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是因为她有日常作为皮丝替身参加一些枯燥例行活动才在那时了解到这件事的。然后她也没找你们中任何一个商量,而是跑到我们的战鬼孤儿院希望能调用一些必要的兵力来支援。”帕琪语气有点责备。

“嗯……因为舒格的联络魔法并不好啊。替身的例行活动也没什么好交代的,所以日常也没什么交流,所以相互找不到并不奇怪啊。”桑妮对自己这边的组织松散度倒很有自知之明。

“别笑笑忽悠过去,”帕琪板着脸说,“我和个位数序列的爱丽丝和米多莉并不熟悉,所以拜托你帮我们带个信息? 之后我会用传送魔法给她们送去合适的战鬼的。”

“哦,交给你咯,加油加油。”桑妮竖个大拇指。

“嗯,拜托了。”帕琪自己转身回到了传送门中,从对面关上了魔法。

“舒格,还有事吗?要一起来郊游?”桑妮看着留下的舒格。

“是!”舒格一副看起来很有干劲的样子,“必须要引出最麻烦的敌人吧?妈妈现在很强,那引过来不是很好吗?我的伪装可是从气息到气质都毫无问题的。既然爸爸经常扮演爱丽丝的话? 那我就是爸爸咯。”

舒格拍拍手,身上一阵幻影般的变换,眨眼间便和穿着星条旗的克劳恩皮丝别无二致。

……………………………………………………

战争开始第七日,罗布尔圣王国,北部边境——

大批的圣王国軍队集结于此,准备对王国发起进攻。

担当骑士团团长埃克特·卡尔诺策马来到位于阵前的统帅旁边,报告道:“装甲兵团和轻骑兵团已经准备完毕,随时能够发起进攻。”

“了解了,回去待机,等候进攻命令。”阿尔托利亚说。

埃克特正准备策马回到军队里,不过若是大战将至,总有句话忍不住问:“恕属下直言,这程度又没多少兵力的关口,攻陷只需您一人足矣吧?”

埃克特说的是事实,以阿尔托利亚的实力单人攻陷这没有超越者驻守的关口轻而易举,似乎不必浪费兵力,对此,阿尔托利亚的回答是…………

(待续)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