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吧,道兄……”

   阿波罗回到了太阳战车的神座上坐下。

   他伸手一引,请黑衣人来到他那一辆太阳神的战车上。

   这是他对强者的尊重!

   阿波罗虽然无比的自负和骄傲,却也并非是个没脑子的人物。

   黑衣人的明显有很大的保留,刚刚那一击,也仅仅是对方的冰山一角。

   而阿波罗,虽然也没有达到拼尽力的地步,不过也差不多了。

   他连自己最重要的太阳之神器都祭出来了,却依旧被对方击败。

   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同样是大罗境界的准圣层次,却依旧有着强弱之别。

   随后,阿波罗驾驶着太阳战车,化作一日横空过境。

   他载着黑衣人,直奔神之战舰群核心之地的至高神像而去。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神庭的至高神不多,每一位都无比强大。

   但是,太阳神阿波罗在其中算是一等一的存在了。

   他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那么显然对方不是无名之辈。

   于是,黑衣人就完有资格求见神庭的至高主神——宙斯!

   大日横空,金灿灿的神光为战车开路,架起了一座金色的神桥。

   太阳战车就行驶在金色神桥之上,留下了两条贯穿万古长空的车轨,燃烧着炽烈至极的太阳圣火。

   在太阳战车上,黑衣人看了看阿波罗,一双眸子里似乎有符文和数字在跳动,仿佛是某种至高的演算之法在运转,洞悉时空和物质。

   “神族与你们这些天地生养的存在不同,我们来自于道和信仰里!”

   似乎是察觉到了黑衣人的窥视,阿波罗开口说道。

   他不仅没有呵斥对方的这种行为,反而亲自为对方阐述神族史。

   “在最开始的天地里,没有神的存在,有的仅仅是生灵和万物。”

   太阳神阿波罗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回忆的容色。

   那是他心海中最古老的记忆,代表了神之一族和最初和起源。

   “我们神族的起源之地,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天地精炁的存在,那是一方凡俗到极致的世界,如同宇宙里最罕见的绝灵之地,生存在那里的生灵,只能经历灾难和生老病死,然后一代代这样延续下去。”

   “很难想象吧,那样的一个干枯的世界,居然是我们这些大罗至高神的起源之所,也是伟大的鸿元境主神——宙斯的起源和诞生之地!”

   阿波罗露出了一抹笑容,对眼前这位胜过他一头的黑衣人无比和善,宛如温润的朝霞和晚霞一般。

   “后来,有人观天地万物之景,以及自然变化之灾,认为天地之间有神灵,高高在上,俯瞰着世界!”

   “在蒙昧的思想中,人们认为太阳有太阳神,月亮有月女神,满天星辰有晨星神,以及天空、大地、晨光、朝霞、雨露、闪电、狂风、甚至是山山水水、生老病死,都有一位位神灵在掌控着眼前的一切!”

   “于是,在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第一个神灵也就诞生了。”

   “那是神族的第一位神,是神族史书中的父,代表了天空和生命!”

   “只不过,那位父早已经掩埋在尘埃里了,在宙斯的时代来临前就已经死去,死在自己的亲子手中。”

   “后来,一位位神灵从被人们信仰的天地万物之中诞生。”

   “而我阿波罗,自然也从太阳中诞生,然后走了出来,降临世间。”

   “我是最强大的神之一,代表了太阳!”

   “只可惜,神道之中的先后顺序占据了很重要的因素,即便我代表了太阳,也没有资格染指主神位。”

   “我们来自于生灵的信仰中,是人们日夜的叩拜和朝夕的供奉创造了我们,信仰之力是我们的诞生之根源,同时也是我们提升的资粮。”

   太阳神阿波罗说道,讲述了神族的历史和起源。

   从无到有,不属于天地万物和万灵,而是诞生在信仰之中。

   神族,在虚无之中诞生,比微末之中还要更低一个大层次。

   可是,神族却超脱了一切的束缚,成为了如今的无上神庭。

   “信仰之力中诞生的神祇,执掌了天地万道,而后成为了神明,之后你们又经过了修行、提升,成为了强大的神灵,最后你们又通过升纬,超脱了多元纬度的无上限制!”

   “从无到有啊,你们的来历比圣灵还要神奇。”

   黑衣人开口说道,虽然用词颇有惊色的意味,但他语气平静。

   圣灵一族尚且需要天生地养,而后再经历百万年岁月的洗礼,才能从一块石胎或神胎之中诞生。

   而神族,从一开始是什么都没有的。

   他们甚至根本不存在,如果那时候的人们并没有信仰,那么也就没有了如今的神族和无上神庭了。

   “难怪你们要与四海为敌,原来是想要争夺属于四海的那份信仰……”

   黑衣人自认为找到了关键的问题,开口喃喃道。

   而阿波罗则没有否认,反而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当然要争,四海一脉的龙族从不修神道,根本用不着信仰之力,可是他们却占据了小半个太上界苍生的信仰,这简直就是在浪费!”

   阿波罗说到这里,神色有些火热起来,似乎想到了战胜四海之后会得到的那份巨庞大的信仰之力。

   虽然他们已经达到了大罗的次元,修行的力量也多种多样起来。

   但是神道的本质依旧是信仰!

   宙斯就是占据了大多数的信仰之力,才证道成了鸿元境的巨头。

   然而神族纵横诸天万界,收集的信仰也仅仅只够宙斯一人证道。

   再这样下去,恐怕太始纪年过去了都难以诞生第二位鸿元境神。

   所以,神族就盯上了无限多元宇宙之中最大、最浩瀚的太上界。

   神族盯上太上界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太上界的世界体量和苍生数量是最大、最多的一个无限界。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太上界的开创者,太上。

   所谓太上无为,便直接阐述了那是一个讲究道行无为的存在。

   谁主太上界,他根本就不在乎,于是也就招来了诸多哄抢者。

   神庭,就是众多哄抢者之一!

   他们想要信仰之力,不仅仅是四海一脉的那份信仰。

   像西天灵山、无上天庭,甚至是幽冥地府,以及人间万界,那庞大的信仰份额,都在他们的眼中。

   只不过,神庭的实力实在有限,所以无法支撑那么大的野心。

   于是,他们就将目标锁定在了太上界中实力最弱的四海一脉。

   自古道——柿子先捡软的捏!

   四海一脉只有一位鸿元境的老龙皇,自然是最软的那个柿子。

   “对付四海一脉,我可以帮你们,不,应该说是合作……”

   黑衣人闻言,开口说道。

   阿波罗眼中的炽烈眸光一闪,他早就猜到了对方的些许来意。

   神庭自混沌海深处而来,没有什么朋友。

   能主动来神庭的,除了臣服的加入者,就是利益上的合作者了。

   “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也只是很强而已,如何能与我们合作,难道你的身后有鸿元境巨头的影子?”

   阿波罗眉头一皱,反问道。

   他知道黑衣人强,毕竟是一位不显山不露水就能击败他的存在。

   可是,大罗就是大罗!

   与鸿元境巨头相比,再强的大罗,也是一只蚂蚁般的渺小存在。

   而蚂蚁,如何拥有与神庭这样的庞然大物合作的资格?!

   “我的身后,自然有人……”

   黑衣人开口说了一句,然后就沉默不语。

   他用不着说太多,毕竟阿波罗没权利做出什么重大决定。

   真正能调动神庭力量的,只有那位神庭的至高之主神——宙斯!

   不久后,太阳战车来到了一座宏伟的神殿前。

   那是一座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巍峨神殿,一砖一瓦都是由世界和宇宙铸造而成,且贯穿着无上神阵。

   神殿周围有十二艘至高神的战舰拱卫着。

   那分别是十二至高神的象征,蕴藏着十二位至高神的无上力量。

   传闻,神庭的十二位至高神,分别是——宙斯、赫拉、赫斯提亚、波塞冬、德墨忒尔、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阿瑞斯、阿佛洛狄忒、赫菲斯托斯,以及哈迪斯。

   他们代表着神庭的十二种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力量。

   只不过,如今的神庭,真正的至高主神,只有一位。

   那就是已经踏入鸿元境的众神之王,唯一的至高主神——宙斯!

   而除了宙斯之外,十二至高神的神位似乎发生了变化。

   黑衣人看到的十二艘至高神的战舰,并没有宙斯的那一艘。

   看起来似乎是因为宙斯成为了至高主神,所以已经超脱了十二至高神的层次,于是由其他神补上。

   “战胜了阿波罗的强者,来与我一战!”

   神殿前,传说中的战争与智慧之女神持染血的神枪而立。

   她左手手臂上有一枚圆形的盾牌,金灿灿的好似黄金罗盘。

   而她浑身上下战甲更是呈现湛蓝与金色,时刻释放着强烈气机。

   只不过,那战甲似乎有所破损,其上有刀刻斧凿痕迹,以及一些染血的箭孔和战枪洞穿的痕迹。

   似乎,这位战争与智慧之女神——雅典娜,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而对手显然不弱,让雅典娜吃了亏。

   黑衣人从阿波罗的太阳战车上走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雅典娜身上的万般痕迹,不由得微微一眯眼。

   “龙族神术的气机……”

   黑衣人在心中喃喃自语一句。

   他并没有接受雅典娜的邀战,因为这样下去就实在没完没了了。

   他有明确的目的,不是来找人打架的。

   锵!

   神枪杵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好似金铁交鸣。

   雅典娜英姿飒爽,一身的战意如同煌煌大日一般升起。

   她猛的踏前一步,神枪微微一震,无穷尽的神力蓄势待发。

   她似乎向黑衣人宣战,以一种无声的方式呐喊出两个字:‘来战!’

   “雅典娜,你先去休整吧!”

   突然,一个声音在至高主神之神殿前响起。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沧桑的气息。

   而随着那个声音的响起,原本战意滔天的雅典娜顿时滞住了一身的战意,向神殿恭敬的行礼。

   随后,她看了黑衣人一眼,然后扛着神枪返回了她的至高神舰。

   “你去吧,宙斯在等你!”

   太阳神阿波罗站在太阳战车上,挥了挥手向雅典娜打个招呼。

   然后,他向黑衣人嘱咐了一句,便离开了。

   轰隆隆!

   下一刻,神殿的巨门缓缓打开,一道道神光从其中流溢而出。

   那是浩瀚无垠光辉,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透过巨门和神光,黑衣人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方大多元宇宙。

   那是重叠在一起的世界和宇宙,数量已经多达到了京兆之数。

   黑衣人走进神殿内,然后他顿时看到自己来到了一条刻印着无穷符文、符号和神纹的黄金神桥上。

   而在神桥的彼岸,有一片美丽的世界。

   那是梦幻一般的场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

   黄金的马路,白玉的柱子,一条条钻石和宝石堆砌而成的小路。

   天使和精灵在跳舞,一道道神光垂落下来,宛如流溢的瀑布般。

   一座座高塔耸立在神桥的彼岸,塔尖插进云海之中,宛如一根根连接天与地的柱子,无比宏伟。

   然后,黑衣人看到了一位白发的中年男人在扫地。

   那个人明明周身涌动着无穷尽的光辉和痕迹,宛如诸天的核心。

   可是他的一举一动,却是那么的平凡。

   黑衣人看不到任何与道理有关的深奥东西。

   似乎,对方就真的只是在简简单单的扫地。

   “怎么,这不是你心中想象的那种世外高人的形象吗?”

   “孩子,你为什么会疑惑,难道依旧看不清自己的心吗?”

   白发的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那看似是问句的话语,穿进黑衣人的耳中时,却好似是肯定句。

   黑衣人顿时摇了摇头,然后颇为无奈的开口说道:

   “道兄,你的试探,怎么没完没了了还……”

   他乃是大纯粹之境,怎么可能看不清自己的心。

   所以,黑衣人清楚的知道,这位神庭的至高主神,还在玩试探。

   真是一种多疑到姥姥家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