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山家的定位和关家有不少相似之处。

首先,都有着不浅的历史,以数百年为单位。

其次,都有着一套完整的传承。

关家是以式神为主的阴阳术,谏山家是以宝刀狮子王为主,衍生出的混合战法。

谏山家家族的传承者对于武人和法术的资质都有不低的要求,武人用于近战,法系用于驱使灵兽·乱红莲。

由于乱红莲只有一个,继承人却不止一个,不可避免地会衍生出各种分家,分支。

随着时间的流逝,家族的发展,慢慢地也积累下一份不算小的家业。

只不过东京乃是日本当之无愧的中心,盘根错节,风云汇聚,有千年历史的家族都不在少数,区区几百年历史,并不起眼。

而在奥多摩这种小地方,关家就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谏山家的现任家主为谏山奈落,早年也是一位有名的实力派,在退魔一线上奋战。

因为在一次任务中,负伤失去一条手臂,才渐渐从一线退下,专心培养继承者。

这位继承者,就是养女谏山黄泉。

执扇汉服美女古典写真

那是因为恶灵事件失去父母的孤女,而谏山奈落一生未婚,见孤女有着极高的素质,便将其收养,当做亲生女儿对待。

谏山奈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谏山家,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托付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名刀·狮子王,招饭纲家的男性入赘。

虽然本人是个不善言辞的铁血硬汉,但熟悉他的都知道,这位真的是一位好家主,好父亲——招赘是有询问过女儿的意见,如果女儿不同意,他不会强求。

一样米养百样人,有出类拔萃的逸才,自然也有上不了台面的废物。

谏山奈落的亲弟弟,谏山幽就是这样的存在。

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资质天赋上其实没什么差别,不同的只有性格。

谏山奈落有责任心,有担当,敢打敢拼,一生为家族,几乎没有私心。

谏山幽正好相反,自私自利,凡事只考虑自己。

见识过退魔师世界的残酷,便打了退堂鼓,完不顾谏山本家的责任和脸面。

当时,兄弟两人的父亲,老家主甚至打算把这个没胆的废物丢进最前线的战场,任其自生自灭。

是谏山奈落求情,表示自己一定会履行继承人的职责,不让家族蒙羞才将弟弟保下来,仅仅是放逐出去。

等双亲过世,又容许他重新回家。

然而,兄长付出了这么多,弟弟不仅不领情,反而将其视为天经地义,甚至盯上了家主的位置。

我是谏山家的嫡传,哥哥没有孩子,接下来就该是我。

养女?没有谏山家的血,根本没资格和我争。

谏山幽理所当然地想着。

可等到兄长公开表示,等养女高中毕业结婚,就把家主和名刀·狮子王正式传给她时,谏山幽如同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整个人都傻了。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现在居然便宜了外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谏山幽去找兄长理论,可这一次,一直都很为他着想的兄长却没有站在他这边,反而严厉地斥责了他,甚至动了手。

结果显而易见,被兄长一手杖敲飞——谏山幽被逐出家门后就荒废了,谏山奈落却没有,哪怕断手也一直保持训练。

如果不是女儿谏山冥及时出现,被打个半死都有可能。

兄长的行为彻底寒了弟弟的心,也让他彻底抛去顾虑。

他听从了某人的建议,开始谋划。

一方面鼓动还算有实力的谏山冥展示实力,表现出我纯血派不是没人。

另一方面在分家中搞串联,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对谏山奈落的决定表示反对,这股力量就算是家主也难以无视。

当然,做这种事不可能毫无代价,但谏山幽并不在乎,只要他自己或者女儿能当上家主,这些都不是问题,大不了把本家的利益让出去点。

谏山冥展示实力的计划很顺利,最近退治了不少恶灵,分家的人看到希望也纷纷摆脱摇摆不定的状态,集合在谏山幽的麾下。

时机成熟了。

该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就在今天,就在这一刻。

在例行的分家会议上,坐在侧面的谏山幽发表了已经准备多时的演说,慷慨陈词。

“兄长,请反对由黄泉继承家主。我无意否认养子制,但凡制度存在必有其合理性。但养子制的根本,在于本家的凋零,我谏山家无论是血脉还是才能都没有到凋零的地步,你收养黄泉我不反对,但家主之位断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又在说这种话吗?”谏山奈落眉毛耸动,“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答案了,这是我的决定,你是要反对我的决定吗?”

见兄长眼神不善,谏山幽本能地有点怂,但箭在弦上,想不发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顶回去。

“如果只有我一个,当然不能,但现在不同,这里不仅有我,还有各位分家的代表,让大家说说,到底该不该由黄泉来继承家主之位,谏山家不是你一个人的谏山家,是大家的谏山家。”

“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谏山奈落双目缓缓扫过每一位与会者,不怒自威。

有人低头,不敢对视。

有人却昂然起身:“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不会否认黄泉小姐的优秀,但不能因为他是家主的养女,就剥夺了冥小姐的机会。”

有人挑头,附和的顿时多了起来。

“就是啊。冥小姐同样很优秀,未必比黄泉小姐差,只是没有表现的机会。”

“已经有了,冥小姐最近有了相当的实绩,听说还通过了t4的初选。”

“哦哦,那就和黄泉小姐一样了。”

“在双方都很优秀的前提下,我会投给流着谏山之血的人,因为我也流着谏山的血,背负的谏山的姓氏。很抱歉,黄泉小姐,我就是这样肤浅的人。”

这话听上去大度,却用心险恶地将谏山与血脉彻底捆绑在一起。

旁听的谏山黄泉手指死死按住自己的大腿,按出一条条红痕。

她知道养女的身份会惹来种种非议,也做好了承受的心理准备,但在这里,被一群人用外人的方式对待,依旧让她感到窒息。

主位上的谏山奈落也好不到哪去,他用力握紧手杖,硬木手杖愣是给他捏出道道裂纹,他双目炯炯地盯着自己的弟弟:“幽,你——”

“我也是为了谏山家好啊。”谏山幽自得一笑,与兄长针锋相对。

从小,他就被兄长压一头,虽然很感谢兄长为自己做的一切,但也免不了内心的嫉妒,每次见他都要谨小慎微,动辄被训斥打骂。

现在,自己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我谏山幽并不比你差。

这么想着的谏山幽内心充满愉悦。

谏山奈落却是进退两难,退会让谏山幽计谋得逞,进则会让本家与分家之间埋下间隙,不得不说谏山幽这一手真的很毒。

黄泉不忍看到父亲为难,整个谏山家她最在乎的就是父亲,只要父亲好好的,她不在意能不能当上家主,说到底继承家主是因为父亲希望她做,她才会做。

如果有的选,她宁愿当个普通jk,整天和土宫神乐腻在一起。

就在她准备开口放弃之时,门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