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玉牌部是真的!”;r /

;r /

手里惦着几枚玉牌,沈康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经过仔细探查后发现,他从千雨堂这里得到这六枚玉牌是真正的玉牌,而并非是什么仿品,不枉他来千雨堂走了一遭。;r /

;r /

六枚玉牌合在一起,严丝合缝,其内的精神印记连成一片,完是一个整体。;r /

;r /

不是他看不起千雨堂,就凭那几个货要想仿造绝无可能,除非是精通此道的道境大宗师,而且要有极高的精神造诣,才有可能留下让沈康也看不出问题的精神印记。;r /

;r /

“恭喜宿主,搜集玉牌任务完成,奖励王者宝箱一个!是否开启宝箱?”;r /

;r /

“任务这就完成了么?”如此轻松的就得手,这可以说是他完成的最简单的一个任务了。只是可惜,没有搂草打兔子,将千雨堂的人也一起消灭掉。;r /

;r /

可爱萝莉粉色短裙白皙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不过没关系,机会总会有的,甚至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再见面呢!;r /

;r /

“系统,开启王者宝箱!”;r /

;r /

“恭喜宿主,获得随机临时召唤卡一张,时限一刻钟!”;r /

;r /

“我擦,召唤卡!”耳边系统传来的提示音,让沈康心头的猛地一颤。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等这样的卡等的他望眼欲穿,终于还是让他给等到了。;r /

;r /

按照以往的规矩,这样的临时召唤卡最低也会召唤出道境大宗师出来。有了这样的卡,自己的腰板才能硬,在这江湖上多少就能横着走了!;r /

;r /

“走,我们回去!”有了底气,沈康此时信心满满,之前的担忧也消失无踪,脸上露出兴奋甚至是跃跃欲试的笑容。任凭你阴谋诡计无数,我自一力破之。这样的召唤卡一出,就问你怕不怕!;r /

;r /

回来了之后,看着依旧在自饮自酌的老大爷,沈康随后就找到了旁边留守在这里的燕十三。;r /

;r /

“他今天一天都这样么?”;r /

;r /

沈康在离开的时候就吩咐燕十三盯紧这里,以燕十三的脾气,应该寸步不离的跟着老大爷才对。;r /

;r /

结果当沈康走的时候,这老大爷就坐在这里喝酒。等他再回来的时候,这老大爷还是坐在这里喝酒,同样的地点,几乎重复的动作。;r /

;r /

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他走的时候还是上午,但此时已经是下午,夕阳都快要西下了。要么这位老大爷就是真的只是待在这里哪都没去,要么就是眼前的老大爷是真的高深莫测,连燕十三都看不住。;r /

;r /

当沈康走进的时候,老大爷依旧在一个人自饮自酌。除了自己喝之外还能怎么办,指望燕十三这样的脾气陪他喝酒,是完指望不上了。;r /

;r /

不过即便是沈康靠近了,对方似乎也并没有立刻发觉。就仿佛是完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眼中只有手中的酒壶,而对周围的一切都完不放在心上。;r /

;r /

“你回来了?你没事?”当将酒壶里的酒灌入嘴中的时候,眼神往旁边一瞥,老大爷差点没将嘴里的就喷出来。;r /

;r /

看到沈康似乎毫发无损的出现,老大爷明显有些震惊和失态。站起来围着沈康转了两圈,可发现沈康的身上甭说是什么伤势了,似乎连衣服都没有褶皱。;r /

;r /

你确定你是去打架的?就算是郊游也没有这也轻松吧?不会就只是去逛了一圈,然后看着天色差不多了,就自己屁颠屁颠的回来了?;r /

;r /

“你真的没事?”;r /

;r /

“怎么,大爷,你还希望我有事不成?”;r /

;r /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真的去了千雨堂么?千雨堂的人他们没有为难你?”;r /

;r /

“大爷放心,千雨堂的人可热情了,不仅热心招待,临走还送了不少好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r /

;r /

说话间,沈康已经从怀里掏出那得自千雨堂的几枚玉牌,还有自己所有的玉牌也一起拿了出来,就这样静静地摆在面前,一点也没有感觉特别珍贵的样子。;r /

;r /

八枚玉牌此时已经被沈康拼在了一起,严丝合缝没有一丝缝隙在,完是一个整体。;r /

;r /

“你,这,这让我先缓缓!”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牌,怕是没有什么比眼前的这些玉牌更说明问题的了。;r /

;r /

千雨堂谋划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多的艰辛这才将这些玉牌一枚枚的收集到手,这就是他们的宝贝疙瘩,怎么可能舍得拱手相让。何况,沈康也不是他们什么人,要说送那就更不可能了。;r /

;r /

既然如此,那这些玉牌落入沈康之手,恐怕就只有一个解释了。;r /

;r /

“你真的将千雨堂毁掉了?就凭你一个人?”;r /

;r /

“没有,千雨堂哪那么容易就被毁掉!”;r /

;r /

“嗨,我就说嘛,千雨堂高手无数,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拍了拍沈康的肩膀,老大爷又灌了口酒,随说道“没事,你能平安回来这就是好事!”;r /

;r /

“说的也是,能平安就好!只是可惜了,他们千雨堂的几位高手功力不弱,而且他们跑的太快,被他们溜掉了!不然的话,今天一战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r /

;r /

被人跑了其实也没啥,唯一可惜的就是,沈康没有及时将他们的气息记下来。不然地话,直接用追踪符找到他们的位置一网打尽,哪还用像现在一样还需要费心劳力。;r /

;r /

“噗!”刚喝进嘴里的酒忍不住部喷了出来,老大爷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沈康,脸上尽是震惊之色。;r /

;r /

“你,你不会真的挑了千雨堂吧?那么多高手,就凭你一个人?”;r /

;r /

“大爷,有时候一个人足矣了!”冲眼前的老大爷点了点头,沈康随后轻声笑着说道“对了,大爷,你的情报这么准,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吧。是不是真的,一查不就知道了?”;r /

;r /

“还有,可以帮我留意一下千雨堂这几位高手的踪迹么?”;r /

;r /

“你,你想干什么?”;r /

;r /

“我之前说过要覆灭千雨堂,自然要说到做到,怎么能食言呢!”有了召唤卡之后,沈康的底气也有了,面对本就不如他的千雨堂诸多高手,此时更加轻松。;r /

;r /

至于眼前的这个老大爷,虽然看着高深莫测。但怎么说呢,就是总给他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就感觉有些别扭,至于哪别扭,却又找不到,也让眼前这位老大爷仿佛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纱一般。;r /

;r /

“年轻人,你该不会是来真的吧?”;r /

;r /

“大爷,你觉得呢?”被沈康那直勾勾的眼睛看的心惊胆战,老大爷无奈的又拿起酒壶灌了口酒,将那点震惊和慌乱掩饰掉了。;r /

;r /

“好,我会帮你留意的!”;r /

;r /

“那先谢谢大爷你了,日后有什么需求大爷尽管开口,能做的我自然会尽力去做!”;r /

;r /

“对了,关于这些玉牌和地宫,不知道大爷你又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