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果然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王琳感到兆头不错。日上三竿,阳气升腾,王琳做了周密的准备,将剩余的黄精也带在身上才动身,这是王琳的性格特点,凡是总是做最坏的打算,做充分的准备。

走到青水湖的时候顺便将已经做好准备的聂小萱收入了法坛内。虽然以聂小萱的修为,在艳阳之下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毕竟是要抵挡阳光、损耗修为,而在法坛神阁内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至于土地神,按照和王琳的约定,他在地底穿行,虽然他修炼了数百年,但真是将修炼岁月都浪费到诗词中了,真灵级别的修为,和聂小萱遇到的问题一样。很快,王琳就到了山坳,虽然中午时分是艳阳高照,但整个山坳被干枯的槐树笼罩着,加上三面崖壁高耸,山坳中几乎见不到阳光,仍然是阴气森森。

王琳走入山坳,从挎在腰间、放置法坛的网兜中拿出了一个火捻子,这是王琳早就准备好的。通过观察发现,这片山坳的槐树自成一片,和其它区域的树林并不接壤。自从那场大雪后,这段时间一直是晴天,树叶干枯,王琳分析若是将这片槐树林点燃了,对鬼物也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反正蔓延不到周围的山林,相对安。

从上次作战王琳可以判断出来,这些槐树不一般,尤其是山坳内部,一些槐树叶还很青翠,槐树本来在这个季节是要干枯的,而且那晚作战的时候那些鬼雾就是从干枯的槐树枝、槐树叶上渗透出来的。若是先将槐树给烧掉,估计会节省不少气力。

“呼!”王琳将火苗凑向了槐树林,聚拢了一堆枯叶准备点燃,但每次刚冒出一点火苗,陡然间就起了一阵阴风将火苗吹灭,点了六次都没有成功。王琳知道这是鬼物在作祟了,只好放弃。

顺着山坳入口进入密林中,死寂的槐树林笼罩住整个山坳,中间开辟出来的一条路曲曲折折的通向内部,偶尔有阳光顺着缝隙照射入密林中间的枯叶上,让王琳感到很是温暖。

无声无息地,槐树枝干、树叶上冒出了黑雾,刚开始只是一点点,丝丝缕缕、飘飘渺渺,但随即就如同泄漏了一样弥漫开来,很快将整个槐树林遮蔽,凭肉眼甚至看不出十米远了;即便施展望气术,也看不到二十米。

“小子,君子动口不动手,老祖我真的不善战斗,我先撤了,在出口处等着你,我给你准备好金疮药。”王琳听到脚下土地神的话语,接着就消失无踪了。

“公子,是战是退!”聂小萱瞬间出现挡在王琳前面道。

“战!”王琳淡然道。

前行十米,战斗无声无息的展开了,一交手就达到了白热化程度。大量的阴鬼似乎瞬间出现,在鬼雾中蜂拥而来,法坛迸射出一道道真阳之力,瞬间摄入了大量鬼魂。随着法坛品质提升,已经开始迸射出极为微弱的实质光晕,其实上,若是按照普通人的眼光,是看不见真阳之气的,但法坛内部法阵玄妙,将真阳之力提纯、升华,已经显出了微弱的光晕,使得摄取之力大为提升,摄取阴鬼更加的迅捷、有力。

小家碧玉活力诱人

先前那一战,王琳在最后危险关头双拳发出了惊艳一击,体内血气如同沸腾了一样,如同决堤之河一泻千里,威力无匹。但出现的后遗症也很明显,那就是双拳一击几乎消耗了王琳剩余的大部分血气,身体瞬间出现了疲惫。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则是因为鏖战时间过长,气血本就匮乏了;其次,拳力很惊艳,打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势。王琳回去这两天品莫一下,觉得自己这是打出了拳意,那种玄妙的意境之下,血气沸腾,拳的张力远超破山拳谱上面描写的威力。

之所以如此,王琳细品之下,觉得是拳法中融入了虎啸食气法,将虎跃山岗这个动作融入了进去,产生了玄妙的意境,意境在虎啸食气法的支撑下才表现出了超强的力量。从中王琳得到一个结论,意境可遇不可求,一旦产生意境必然能大幅度的提高战力,但意境同时需要修为支撑,若非有食气法支撑,即便有意境也无法打出惊艳一拳。所以说,这一拳并非是破山拳拳法厉害,而是虎啸食气法太过强悍,无形间提升了破山拳的威力。

想通了这点后,这次鏖战,王琳已经可以简单的进行控制了,不可能如同上次那样肆意无法控制的发出拳力,将体内气血迅速的耗空,这样不利于战斗。将拳意融入拳法中,以最小的消耗发挥出最大的战力才是最佳的作战方式。当然了,这个过程需要磨合、体会、升华。但在实战中,这个过程要缩短太多,生死之间往往能激发出人体最强悍的意志和灵感。

这一战,王琳瞬间成了主角,拳法狠辣、张扬,拳罡精准而霸道,和聂小萱肩并肩推进,大量的阴鬼被摄入法坛内,掺杂在阴鬼中的三个真鬼小队长准备偷袭,一个照面就被王琳打爆了两个,瞬间摄入了法坛内,当真是威力无匹;另外一个也被聂小萱锐利的剑光搅成了一团鬼雾。可以看得出来,经过上次一战,聂小萱的地盘剑也越发的灵动、狠辣了。

※※※※※※

“可恶,我要生吞了他们的魂魄!”插在白鹿身上的长剑内爆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吼叫,体会着如同潮水一样的鬼气被抽走支援战斗,鬼将彻底的愤怒了。

“哈哈哈,你这个背主的叛逆,现在知道我援手的厉害了吧,先前他们只是避其锋芒,如今选择在正午来战,正是击其惰归的高明战法。你生前经历过无数战斗,自诩为战神,可有办法破今天之局!想当年,你如何会战死在这里,被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围困而死!”白鹿角上挂着的印玺上浮现出来老者的脸容冷笑道。

“为何,你难道知道?”老者的话正中鬼将的心事,他顿时脱口而出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可我就是不告诉你。”白鹿道。

“你想乱我心神,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哈哈,本将军会上当么!”鬼将冷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