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庄主先息怒,息怒!”

这现在这个情况吴成也很无奈,他能怎么办。在这个拳头伟大的江湖世界,打不过就是最大的错误,偏偏他就是打不过的那个!

现在吴捕头心中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想要据理力争,可他心里很清楚弱者就没有说理的权利!

“沈庄主,柳息此人极度危险,肆意屠戮无辜百姓,可谓是恶贯满盈。既然知道他在万剑山庄,那就我必须要将他捉拿归案!”

“此事我的确是有些过于心急了,所以冲动之下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沈庄主,柳息此人我们必须带走!”

“吴捕头,我已经说过了,柳息他不在万剑山庄,吴捕头难道听不明白么?”

强大的气势几乎一瞬间压在了吴成的身上,令他脸色大变,身本能般的颤抖着。他甚至感觉自己连动作都有些僵硬,竟兴不起一点反抗的,感觉就好像只要他稍有动作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直到这一刻,吴捕头才发现自己沈康之间的绝大差距,绝对比想象中的还要强。这就是方州第一人的力量,这就是才俊榜第二的实力,刚刚人家可能都没尽力!

这怎么打,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不认个怂跑呗?

就在吴成脸色变换惊疑不定的同时,腰间的玉符闪烁起了并不耀眼的光芒,吴成下意识的拿起来看了看,随后脸色微微一变,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随后眼中仿佛出现无法遏制的无尽怒火,整个人一瞬间变得目眦尽裂一般!

“总捕头,总捕头你没事吧?”

“没事!”推开旁边关心自己的捕快,吴成似乎在抉择着什么。有些泛红的双眼抬头看了一眼沈康,最后,吴成仿佛下定决心般正了正脸色,顶着巨大压力站了起来,而后慢慢走到沈康身边。

淘宝网第一嫩模 纯情来袭

“沈庄主,我不管消息是怎么传到我手上的,但我肯定柳息必定是在你们万剑山庄。无论如何,今天我必须将他带走。即便是沈庄主执意阻拦,我也不会放弃,万剑山庄我必须得搜!”

“呵,好,好得很!吴捕头真是厉害,你搜一个我看看!”

吴成的话也彻底让沈康心底的怒火一下升腾而起,真以为暴脾气就你有啊。拿起剑在身前划了一道线,沈康随即冷冷的说道“万剑山庄弟子听令,若有赶踏过此线者,格杀勿论!”

“吴成,吴捕头,明人不说暗话!”静静的与吴成对视着,沈康冷冷的问道“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你背后的人是谁?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背后的是朝廷,是三法司,此次前来是为了将罪犯柳息捉拿归案,交由三法司审判,以正视听!”

“呵!”这个答案让沈康忍不住嗤笑一声,现在还那朝廷来压他,不觉得可笑么?

“吴成,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回答,万剑山庄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有些事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只能先把你留下,我会让你乖乖开口的!”

“沈庄主,为了包庇柳息,你竟然如此?好一个飞仙剑,好一个名门正派。大家都称赞你为人深明大义,大公无私,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哈哈哈!”

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吴成脸上满是悲凉。什么名满江湖的大侠,什么舍生取义的英雄,如今看来不过也是沽名钓誉之徒罢了。亏得自己之前还对其钦佩不已,呸,真是瞎了自己的眼。

“柳息此人恶贯满盈,杀我兄弟,屠我百姓,今天我必须要将他带走审判!弟兄们,给我搜!”

“我看谁敢?”

“沈庄主,你真的欲与整个三法司,欲与朝廷为敌么?”

忍不住大声咆哮了起来,一双泛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康,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这个刚刚那个有些怂的捕头,仿佛瞬间换了一副摸样。

“真是好大的帽子,吴捕头也不怕压弯了你自己。说句不好听的,你不过是个走狗而已,算个什么东西!”

在沈康的眼中,吴成极其所率的方州捕门应该也被控制了,说攻打万剑山庄立刻眼睛都不眨的就动手了。一般人办案,谁能有这样的胆量。

想要找到柳息,什么为民除害伸张正义都是扯淡,想要找到他手里的剑才是目的吧。这样的捕门败类,自己没有当场杀了他,已经很给三法司面子了。

“沈庄主,别人怕你,可我不怕,至少我不怕死!”

冷哼一声,吴成绕过沈康一脚踏过了线,大步向万剑山庄里面走去。那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摸样,让一众捕快心中一惊。

什么时候,他们这个面对方州各大势力能怂就怂的总捕头,变得这么强硬了。而且还是在堂堂方州第一人面前,让他们都感觉倍感荣耀。

可是总捕头,咱硬也得看情况吧。看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可能真的会杀人的,你不是常说人在江湖飘小命最重要么,今天是抽什么疯了!

“好胆,可惜了!”吴成的动作让沈康彻底爆怒,脸色微微一冷,身上强大的力量一闪而逝,刚走了没几步的吴成几乎瞬间便被打飞回去,竟连一招都扛不住!

“呵,哈哈哈”满脸鲜血的吴成挣扎着站了起来,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哈哈大笑着再次越过沈康刮出的线,继续向里面走去。而后,再次被击飞。

“总捕头,算了,我们不是对手的!”连忙将吴成扶了起来,见吴成似乎还要去,周围的人急忙拉住了他。再这么下去,真的会被打死的!

“就算明知不是对手也要过去,我一定会将柳息抓到,这是我这个总捕头的责任!”

“总捕头你这又是何必,就算抓不住也不是你的错,实在是我们打不过!”

“何必?我告诉你们为何?”

直接将腰间的玉符解下,吴成冷冷的扫向四周“知道刚刚我们三法司总捕头传信说了些什么么,襄州捕门自陈捕头而下百余名捕头,皆是死于柳息之手!”

“什么?”

“总捕头刚刚下令,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都必需要将柳息捉拿归案!任何放走柳息者,定斩不饶!”

“今天,哪怕是死在这里,我们也绝不能让柳息离开。往日里我都会告戒你们要凡事先保护好自己,可今天不同。上百名弟兄啊,是死在他柳息一人之手!若不将其捉拿归案,我们何以对得起死去的陈捕头他们!”

“呵,真是笑话!”眼前的这一幕的确让人很感人,就好像自己才是大反派,他们为正义抛头颅洒热血的一方。好一个吴成,戏演的不错嘛!

“吴捕头,我说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来这里抓捕柳息目的是假,事实上想替你背后的主子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才是真吧?何必找那么多借口,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什么东西,沈庄主你在说些什么?什么背后的主子?”

“装,接着装!”

“你!”

“等等,什么声音?不好!”就在沈康准备抽剑将这些人直接解决掉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远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音,沈康脸色一变,瞬间向里面跑去。所有人相互看了看,也跟着冲了进去。

等到了万剑山庄里面,周围已然是一片狼藉,数十名万剑山庄的弟子躺在了地上。这些人似乎是在瞬间被袭击,是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被杀,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直到最后在被发现后此人立刻后撤,毫不拖泥带水,绝对是高手的高手。等沈康到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虽然之前沈康已经察觉万剑山庄内部有别人埋下的暗探,但他没想到对方竟这么胆大,竟然选择直接闯入杀人。而且进出竟是如入无人之境,简直是可恶,这脸打得可谓是生疼!

“庄主,是属下无能,请庄主恕罪!”

“先不要跟我说这些,损失如何?”

“禀庄主,大约有三十余名弟子被杀,无人受伤。不过好在柳长老他们没事,但柳息被抢走了!”

“无人受伤?所有人都是一击必杀么?好,好一个调虎离山!吴成,吴捕头,你的戏演的是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