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月佑美的房间很整洁,就像她一贯表现出来的样子,各处都收拾的一丝不苟,起码在突然到访的樱井玲香眼中,没有哪里能挑出毛病。

可偏偏是这种一丝不苟,让樱井玲香心中抹消不掉那份从开始就肆意蔓延的担心。

这不是一个遇到大麻烦的女孩应该有的房间…比起这干净整洁的房间,她反而更希望看见一个微微有些杂乱糟糕的房间,一个和正常的若月有所区别的房间,毕竟都这种时候了,还要勉强自己的话就太…太累了吧。

干净的房间就像是若月依旧挂在脸上的笑容一样,稍稍有些碍眼…

已经这种时候了,若月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呢。

这是若月佑美出事后樱井玲香和她第一次见面,若月佑美的情况一切良好,樱井玲香的情绪却有些糟糕。

将泡好的茶端到樱井玲香面前,若月佑美露出了一个有些歉意的笑容“抱歉,家里没有太好的茶叶,只有茶包了,玲香就凑合一下…”

“若月!”樱井玲香有些激动的打断了若月佑美的话。

“诶?”

只是不想看见若月佑美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面对那有些疑惑的视线,樱井玲香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总不能说,我看你笑的样子很别扭,你现在不是应该哭的嘛,给我把笑脸收起来…吧。

纠结的眨着眼,因为情绪而激起的勇气快速消耗殆尽,樱井玲香半天才憋出一句“若月收到了吗,高坂未来那条说明的短信。”

若月佑美也没有在意玲香刚刚异常激动的语气,在矮桌的另一边大咧咧的盘腿坐下

可爱俏皮清纯mm生活照唯美动人

“你说文春上刊登的图片其实是飞鸟和未来的那条?”

“对。”

“收到了哦,刚刚收到了,高坂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啊~解释说明的短信都能写成这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怪不得在综艺上也能表现的那么有趣,感觉自己学到了。”

“……”又来了,这幅若无其事的样子,樱井玲香刚刚因为冲动而平息的心态再次翻腾起来。

“之前被运营叫去谈话的时候飞鸟也在一起”见樱井玲香没说话,若月佑美继续说了起来“当时今野义雄桑说飞鸟要被文春报道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大跳,就说像是飞鸟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前男友,哈哈哈,果然是误会,这样飞鸟应该也能放下心了,这两天我一直都在担心她呢。”

斋藤飞鸟这样的孩子不应该有难道若月佑美你就应该有吗…明明、明明是团里最认真负责的一个,难道就应该…

“若月就不担心自己吗?”不是她想要这么说,只是语言自己钻出了口。

“我…?”若月佑美拿水杯的手一顿。

“对啊,若月难道就一点不担心自己吗?”樱井玲香眼中充满不解“飞鸟那边是误会的话犯错的人不就只剩若月一个人了?难道若月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玲香你太激动了……我只是为飞鸟感到高兴而已,啊……这点心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不过是一瞬间的失神,若月佑美快速恢复成了往常的样子,伸手去拿放在樱井玲香面前的点心。

啪——

手被樱井玲香打掉了。

“点心什么时候吃都可以吧,若月你到底有没有好好想过自己。”樱井玲香言语中带上了一份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我自己……”若月佑美重复了一遍“我自己吗?”

“对啊,之后运营的处理结果,要怎么应对,什么时候恢复正常活动…若月都不想的吗?”想一想就知道绝对会有影响,难道若月佑美就没有一点不甘心的想法,樱井玲香想不明白。

“想了的话会有用吗…”若月佑美脸上的笑容变的有些苦涩“我那个,可不是误会,无论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不都是应该的吗。”

“可若月那是在入团之前——”

“但是对整个乃木坂46确实造成不好的影响了,明明一切进展都很好,大家都那么努力,跑了那么多的宣传,有了支持我们的人,也马上就要出一单了,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若月佑美说着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因为做什么都拼尽力,因为强大自信的气场,若月佑美经常给人以‘高大’的印象,可当她将那层坚硬的外壳完卸去时,才会让人想起,她只是个身高不足160,刚刚17岁的少女。

是一名脆弱,娇小的少女。

若月佑美终于收起了她的笑容,展露出自己悲伤脆弱的一面,樱井玲香却后悔了。

她都说了什么。

让若月佑美上心,让她担心自己?自己一定是脑子有问题,怎么会有人比若月佑美自己还担心,明明清楚她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好了,现在清楚了,若月佑美不是不上心,而是选择自己承受那份绝望与失意,当对一件事不抱有任何挣扎与希望的时候,担心确实就变的多余起来。

然后呢,她该怎么办…

啊啊啊啊,樱井玲香,你就是天字号大傻瓜,安慰人能把人安慰崩溃你也是宇宙独一份了!

就在樱井玲香手足无措,自责到绝望的时候,若月佑美从膝盖间重新抬起头来,冲着她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大家虽然不说,但心里应该都在怪我吧,所以玲香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

“若月…大家没有怪你的,相信我,真的没有…相信我啊!”绕过面前的圆桌阻碍,樱井玲香扑到了若月佑美的身上。

在之前训练的时候两人经常会靠在一起,但若月佑美总是抱在外面的那个人,这是第一次,樱井将若月抱在了怀里。

“玲香还记得公布我们要单曲出道的那天吗,我很高兴的那天。”

“记得,若月还不告诉我问什么高兴。”

“因为南乡桑说要保密,但我想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南乡桑将我单独叫了出去,告诉我……不出意外的话我就是队长了。”

樱井玲香能感受到被自己抱在怀中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队长…?”

“我以为终于转运了,我以为…”若月佑美将头搭在樱井玲香的肩膀上“玲香…我又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