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涵,距离长山还有多久?”

“回庄主,再有不到两天的路程!”

“两天时间?好,我们快马加鞭,去下一个镇子休息!”

“啊?还要赶路!”

“不行,不行了,庄主,我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必须得歇会!”

一路颠簸下来,大长老累的气喘吁吁,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要是再这么赶路,半条老命都折腾没了。

当然,在大长老自己看来这也就是现在功力废了,所以才会腿脚不好。

这要搁在以前,甭说骑马了,就算是以轻功赶路三天三夜都不带喘粗气的。

不过他都七十多了,虽然曾经是宗师高手,但一身武功早已经废了,年老体衰下真经不起折腾。

现在的年轻人哪,都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

像他这样的老大爷,不应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么。

那就应该找个躺椅弄壶茶,听着小曲眯着觉。长山会盟你自己去不就行了,偏偏拉他一起出来,谁愿意跟你们出来折腾。

美女水下写真惊艳大片

哎,没办法,谁让他们柳家投靠了别人呢。人在屋檐下,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次沈康出行带上了秦霜,大长老还有柳梦涵等几人,偏偏将万三千给留了下来。

这一手一出,大长老顿时就感到不寒而栗,他心里很清楚,这位新庄主是要光明正大的夺权了!

之前因为账目一事,已经让万三千在万剑山庄里有了一些权威,紧接着他就趁热打铁将万剑山庄梳理了一遍。

更是让万剑山庄上上下下,都见识到了这位庄主心腹的心机手腕。

而且在万三千真的接手之后才发现,万剑山庄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

当年血衣教突袭万剑山庄,万剑山庄最中心的这些柳氏族人被一网打尽,但其实万剑山庄暗中经营布局数百年的势力仍在。

那些游离在外的万剑山庄的高手,还有编外势力以及遍布各地的情报系统等等都幸免于难,不可能被一网打尽。

这也是柳梦涵他们能够不断暗中策划报仇的底气所在,只不过因为缺少经费等各种原因,比之前要弱势上不少。

只是连柳梦涵他们也没想到,最后最大的反派竟然是自己的爷爷柳慎。

听说过坑爹坑儿子的,坑孙女的见过没有!

刚回到家还没激动两天的柳梦涵几人,就因为柳慎的阴谋败露受到了牵连,身上权利被强行剥夺,所有的势力和高手都被重新收编。

连柳梦涵自己都差点被打包直接送到沈康的床上,过的日子还不如以前流亡呢!

正因为如此,虽然万剑山庄顶尖高手基本没剩下,但底层的高手算是充实了大半,勉强将万剑山庄的架子重新搭了起来。

可这偏偏就是最让人担心的,万剑山庄的架子搭了起来,可不就更方便别人接手了么!

这位新庄主的那位叫万三千的手下,心机深的可怕,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三言两语之间就能忽悠的人找不找北,一套组合拳下来能把你卖了还心甘情愿的替他数钱。

甭说山庄里剩下的那些族人了,就算是他撸起袖子亲自上,估计也不够人两三回合打得,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相信很快这些剩余势力都将被沈康部接手,连口汤都不会剩下。

等他们再回去,万剑山庄就真的只能姓沈了!

苦笑的摇了摇头,大长老满嘴的苦涩,思前想后的细细谋划,结果到头来还是这样的下场。

柳家家业这一次算是彻底的亡在自己手里了!

既想要保住柳家家又舍不得权利,这世间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有舍有得,不舍弃权利怎么保住剩下的族人!

所以一路之上大长老都是无精打采,甚至都有些惫懒。

还奋斗,他都一把年纪了,家业都个折腾没了还奋斗个啥,给人打工能磨洋工就磨洋工呗。

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旁边打死不想继续走的大长老,沈康轻笑着摇了摇头“大家休息一会儿吧!”

“是,庄主!”

将马交给旁边的秦霜,沈康大步走到大长老不远处,一屁股坐了下来,就坐在他的旁边。

“庄主!”

“怎么,大长老似乎心情不佳,是有什么烦心事么?”

“没有,庄主误会了!”

“只是因为属下现在功力尽废,又年老体衰,属下这两天思来想去,始终觉得自己已没有能力继续担任着长老之职!”

“大长老是怕我会卸磨杀驴?”

“属下不敢!只是现在属下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属下功力废如何能服众,还请庄主选贤任能,重新任命新的长老!”

想了这么些天,大长老也算想开了。

与其等着别人把权利拿走然后把他们一脚踢开,不如以退为进,主动把权力交出去,多少还能落个好。

再怎么样,这位新庄主总不能太过分吧,不然让天下人怎么看!

这样虽然同样是寄人篱下,但多多少少还能给他们柳家争取权利!

“大长老久历江湖,无论经验还是能力都是现在万剑山庄需要的,庄内还需要大长老你坐镇呢!”

“庄主,可属下现在”

“好了,不必再说了。不过是丹田破碎,经脉絮乱而已,又不是绝症,大长老怎知自己的功力不会恢复?”

从空间中拿出了回原丹,沈康稍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咬牙递了过去。

“这枚丹药大长老你拿着,希望你日后不要让我失望!”

“这,这是”接过沈康手里的丹药,大长老脸色瞬间大变。

一股丹药的清香掠过鼻尖,一股热息瞬间透过鼻尖涌入身体内,竟让他那原本破碎的丹田,有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多少年了,自从他武功尽废后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丹药?

“这是回原丹,此丹可恢复破碎丹田,修复经脉。若是运气好的话,等丹田修复后大长老你就可恢复大半功力!”

“之后只要稍作修养,要不了多久,一身功力应该就会尽复!”

“什么?这,这这样的丹药是给我的?”

手捧回原丹,大长老激动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作为万剑山庄的大长老,他的见识自然不凡。也知道这世上有那种可以修复丹田的灵丹妙药,神功秘籍。

无论是江湖上传说中的药王谷的续阳丹,还是百花楼的顶级武学回春经等等都有恢复丹田,修复经脉的功效。

甭说现在功力尽废的他了,就算是万剑山庄鼎盛时期人家也对他们爱搭不理的,实力的差距下是无形的绝望。

这些东西又都是价值连城,人家凭什么给你?你以为你这张老脸能值多少钱?

所以大长老从来没奢望过可以得到这样的东西,何况他已经七十多了,折腾不动了。

原以为自己就这么浑浑噩噩度过余生,可没想到,这种传说中的丹药,今天竟然见到了,而且就被自己捧在手里!

“庄主?这”

“服下吧!”

“多谢庄主赐药,属下日后定誓死效忠庄主!”

一把将丹药吞进肚子里,大长老立刻盘膝坐地开始调息。

丹药入口接着就华为了一股热流,涌进了四肢百骸,顺着浑身经脉,一点点涌入丹田。

经脉在药力的作用下开始不断的被梳理修复,原本破碎的丹田也在热留下一点点的聚合重组。

隐藏在体内的力量,被快速的聚集,那熟悉的力量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回到了他苍老的身躯内!

好霸道的药力!好强的功效!

如此珍贵的丹药,说给就给,真不愧是金大腿!他们柳家这把可真赌对了!

“杀!”

就在所有人静静休息的时候,突然密林之中传出一阵喊杀声,无数箭矢随之破空而来。

紧接着上百名黑衣人突然出现,整整齐齐,竟没有带起一丝的风声。

无形的杀机笼罩在周围,仿若疾风扫过,令树木花草折腰。

手中明晃晃的刀刃上泛着一丝蓝光,显然都是淬了剧毒。

“不好,有情况,保护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