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诸天第一仙最新章节!

其实,张扬也被震撼的够呛,他也做梦都没想到永夜天居然是有如此惨无人道的使命。

他本以为只是扼杀仙道,阻止浩瀚再现曾经的繁华,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要彻底的摧毁浩瀚世界,寸草不生,一个生命都不留,这是为什么?

等等!

使命?

永夜天负有使命,谁给的使命?

这岂非是说在永夜天的背后还潜藏着更大的黑手。

他不由自主的脑海中要浮现一副画面,跟着就强硬的逼迫自己不去想。

因为,同时还有一句话冒出来。

不可想,不可念,不可忘。

无论这三种哪一样,都可能带来莫测恐怖的大因果。

他吐口气,强打精神。

清新休闲少女外出照

他知道,现在是狠狠的打击这些甘愿为永夜天卖力之人的最佳机会。

“好吧,我承认,如果成了永夜天的走狗,比如说赤皇炎神通,可能是不死的,毕竟永夜天怎么都要照顾一下嘛。”

“可是,谁能告诉我,们这些人,有几个能够像赤皇万年前那般的惊才绝艳,如果有,我算也可以成为永夜天的狗,那么没这个自信的呢。”

“还有,我可以明白的告诉诸位,要好好理解寸草不生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懂的话,可以去问普通人,问问那些尚在识字中的小孩子,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不说振聋发聩,至少也是撼动人心的。

因为使命这个东西,往往意味着不可违背,必须完成。

也就是说永夜天必然会做到这一步的。

“啪!”

赤皇猛力拍皇座扶手,喝道:“张扬,一派胡言,我观方才手在仙鼎上面抚摸,有气息流转,是做了手脚的。”

这一言,让很多人愕然,恍然,疑惑。

张扬冷笑道:“的意思是仙鼎能被做手脚?”

众人又释然,仙鼎是仙器,就算是能被做手脚,也不是张扬这种尚未成为无量境的人无声无息做到的吧,这完不符合逻辑。

“仙鼎之言,即便是对,所谓寸草不生,也是对这种要逆永夜之人,而且仙鼎之前所在仙道被灭,也与此有关,仙鼎自认为浩瀚世界都是逆永夜天的也完可能的,这才有寸草不生的说法,也可以理解的,所以说的寸草不生,可笑之极,的解读完不对。”赤皇冷笑道,“而且,怎会明白,永夜天乃是天道,更加不会知道,天道也有升级之说,永远都不会理解,永夜天也需要力量征战,而效忠永夜天,未来灭掉这些这等逆贼之后,将要真正的征战诸天仙道!”

他声音浩大,响彻赤炎圣殿内的每一个角落。

他甚至说的有些对他盲目信任的人热血沸腾。

为永夜天征战诸天仙道?

“始祖,真的吗?”来自赤炎皇朝的一尊圣人激动的询问。

赤皇道:“自然,我也是负有使命前来的,为永夜天挑选浩瀚世界最精锐的天才,永夜天已经蓄势悠久的岁月,即将征战诸天仙道。”

信任者欢呼。

怀疑者疑惑。

张扬暗叹一声老奸巨猾,就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被他找到借口反驳了。

“张扬,永夜天下的逆贼,还有何话说。”赤皇喝道。

张扬看着每个人的反应。

他也知道,凭借区区一个仙鼎的回应,想要改变什么很难,但是如之前的愚公移山和蚂蚁力量说法一样,早前是种下种子,那么现在就是浇水,早晚能发芽的自然会发芽,不能的也就不要再去考虑了。

他却不想向赤皇示弱,淡淡的道:“赤皇,别人说的也就罢了呵呵,还是算了吧,自己不看看是个什么样子。”

“上,背叛永夜之前的老祖宗们,他们惨死在永夜天手上,却背叛祖宗,投靠永夜天为奴。”

“下,为归来,不惜屠戮将近四百自己的血脉后裔,那是对发自内心崇拜的人,他们是的子子孙孙们,却残忍的屠杀,只为归来,然后告诉活着的人,要带着他们去当狗。”

“中,如何面对这浩瀚世界的芸芸众生,如何面对这片生养的土地。”

“这么一个没人性,背叛祖宗,背叛子孙,背叛世界的人,的话,我只能说呵呵,反正我认为有点思想的人都该知道,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精致的利己之人,他的话,能信吗?”

“哪怕是不信我的话,至少他的话更不应该信吧?”

“们最好信自己,扪心自问,用眼睛,用心去看这个世界,去看一看永夜之前先祖们经历的是什么。”

现场又是一阵骚动。

张扬这几句话就像是将赤皇包裹在外面的光鲜亮丽的外衣给扒掉了。

人说虎毒不食子,赤皇屠杀子孙将近四百,只为归来。

这带来的影响当然很大,尤其是这些人相对于赤皇而言,都是血脉后裔子子孙孙。

“还有一点,也请大家记住。”张扬再次开口,也不给赤皇开口的机会,“还记得去年发生的事情吗,南疆大地,乌云密布,仿佛压到了大地之上,有圣人说看到遥远的星空有凶魔来临;有圣人听到地下有恶鬼在攀爬,然后,天机圣地推演,结果是怎样的?是被灭掉,谁灭的?永夜天!为什么要灭掉?”

去年的事情,轰动浩瀚世界,引发巨大的动荡,大家当然都记得。

张扬道:“诸位再对比一下仙鼎方才说的永夜天使命,一切自然明了。”

如果只是仙鼎的回答,也许还有人强烈怀疑,毕竟浩瀚世界亿万万人,要部灭掉,怎么可能。

可是有去年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天机圣地莫名被灭掉,突然之间让人发现两者很呼应。

张扬又说道:“对了,灭世妖人的说法是谁最先提出来的?好像是天机圣地,然后他们就被灭了。”

“这灭世妖人,大家以为是新生儿,那么大家认为,我们面前的这位。”

他用手指向赤皇炎神通,道:“他算不算是新生儿?”

赤炎圣殿轰然沸腾起来。

大家再也坐不住了。

赤皇魂归来。

夺舍新生!

这不就是新生儿吗。

灭世妖人?

张扬又说道:“而且,天机圣地也没说灭世妖人只有一个,是否永夜天的走狗们都算是灭世妖人呢?大家品,仔细品。”

现场骚动的厉害。

很多人都品起来了。

“够了!”

赤皇大怒,再次拍皇座扶手站起。

这一声吼喝赫然是攻击。

啪嚓!

张扬腰间系着的满是裂痕的归一子母珠爆碎,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