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孟一直以为,自己需要经历一场泼天血战,或是历经一场生死磨难,用尽全力,费劲千辛万苦才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阴阳仙种。

可是在这一刻,他看着自己手中如阴阳图一般的仙种,整个人都沉默了一阵,良久说不出话来。

小孟可以确定,仙种是真的,那股纯正的阴阳法理做不得假的。

最终,小孟的心海中蹦出这么两个字:“运气??”

这就是天命吗?

这就是运道吗?

这就是缘分吗?

这仙种果然是因为‘我’,才会诞生在世间的!

既然如此,那我孟天正也就只好‘愧领’了啊!

小孟一念至此,直接将阴阳仙种收入体内的洞天之中。

阴阳法理的波动消失,让很多人都回过神来。

随后,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卧槽’之色。

夏天遮阳少女纯美可人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太让人惊讶了,也太过于奇幻不真实。

“我们走!”

天兵树反应极快,直接运转法力构筑出一条通天神桥。

二人踏上金光万丈,如同可以直达世间彼岸的神桥,刹那远去。

轰!

然而,当一道璀璨的火光照破天穹时,通天神桥直接被击断。

一枚只有拇指大小,通体泛红,好似琉璃铸就的神珠横空电射,在极尽的神速穿行下,好似一道赤色的闪电犁断了通天神桥。

天兵树与小孟从虚空之中跌落下来。

二人只远遁了百万里之外,却是未曾逃脱,一道道如同赤色闪电的神珠就追了上来。

那神珠总计有三千六百颗,每一颗神珠都宛如一颗天体般沉重。

神珠激射而来,裹挟着一股压塌恒星的恐怖力量,穿行虚空和大空之时,都造成了极度的扭曲。

仿佛,天地乾坤都无法承载这样的重量和力量。

“离离荧火,小小诸天,一颗珠玉容纳了恒古大日,太离神主,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出手了!”

天兵树周身震鸣阵阵,有十万八千道剑光升腾而起。

他将小孟护在身后,自身直面强敌。

只见,那一颗颗火光缠绕的神珠将二人团团围住。

而在神珠的包围圈之外,一个坐在王座上的老者出现在那里。

老者苍老的不像话了,浑身上下涌动的滔天法力都掩盖不住他的暮年气息,似乎随时会老死一样。

“太离,你终究还是太过于苍老了,即便闯过通天路,得了大造化,也终究难以跨越那一关,看来你这一生是无缘至尊的宝座了!”

天兵树开口说道,却是认识这位围杀他二人的老者。

他一眼就看出那太离神主没有突破到至尊境界,依然如多年以前那般,被困在遁一境的序列。

“天兵道人,杀了你们,老朽就有缘至尊的宝座了!”

太离神主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老红牙,并且他吐出的气竟好似火山喷发时的烟柱,带着滚滚炽烈的能量和有毒的物质。

这老头修行有错,似乎身体出了岔子。

不过他修为强大,堪称遁一境的极尽,甚至能用半步至尊来形容他,硬生生的以绝对强横的法力压制了他自身发生的一切诡变。

咻!咻!咻……

下一刻,密集的破空声响起。

那三千六百枚火红的神珠顿时运动起来,好似三千六百道赤红的闪电横空劈下。

在千分之一个瞬间里,三千六百枚神珠直接击穿了天兵树布下的十万八千道剑光。

并且,神珠落下后,将天兵树那庞大的树体洞穿、炸断。

轰隆隆!

一阵巨响过后,天兵树残损不堪,枝干都断裂了。

祂那恒古长存的树体炸开,无数枝干坠落,就连最重要的主干都被击穿了一个大洞,其上还燃烧着一股炽烈的神火在焚烧天兵树。

天兵树本来就状态极差,一身战力已经千不存一。

如今,祂又遭受一尊极巅的遁一大高手的轰杀,顿时连存在了百万载岁月的树体都保不住了。

若在极巅状态,天兵树自信还能与对方一战分生死。

可如今,祂连与对方匹敌的力量都没了,直接差点被太离打死。

三千六百颗神珠,每一颗都裹挟了无匹的力量。

同时,那神珠炽烈至极,仿佛由恒星铸就而成,蕴含着恐怖的离火神能,其威力可以焚灭十万万山海,煮干悬挂在九天之上的星河。

“真可惜啊,你堂堂天兵道人,于四万载岁月之前杀到天地失声的大杀神,如今竟为了这么一个蝼蚁,居然让自己混到这样的田地,老朽真的很为你可惜啊!”

太离神主叹息着说道。

不过他说归说,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满,一颗颗神珠再度激射而出,将小孟和天兵树笼罩起来。

太离神主杀势极广,尽管他只修行了三千六百颗神珠,却能围杀强敌于星海,威势强横、霸烈!

“像你这样的老东西,怎么可能懂我这样的人……”

天兵树开口说道。

这一刻,他的声音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那清脆如黄鹂一般,反而带着一股浓重的暮气。

那是何等苍老的声音,就好似行将就木的老人,又好像一只脚迈进棺材里的活死人一样。

声音嘶哑,暮气沉沉,根本就不是寿元充沛之人能够拥有的。

嗡!

这一刻,天兵树的身上浮现出了无比灿烂的光辉。

小孟在那刺眼的光芒中,仿佛看到了一个老者踏出树体。

那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者,浑身都涌动着暮气,好似将死之人。

恍惚间,小孟好像看到了一抹目光,那是来自于老者的目光。

祂回首一望,同时在小孟的心中响起了天兵树的苍老声音,道:

“我这一生,虽不甘,却无悔,走到如今也已知足,只可惜,没法亲眼见证你的崛起了,走了……”

那一刻,小孟无比的心痛。

他知道,陪伴他走过前半生的树大爷要离开他了。

同时,在这一刻他也知晓,树大爷的声音原来是那般的苍老。

平日里的那个清脆如黄鹂的声音,不过是一种无奈的伪装罢了。

树大爷行将就木,祂本就时日无多,是将死之人。

面对生死而无能为力,那是一种怎样的不甘和心酸。

可是对方从未表露,有的时候也只是以开玩笑的形式发泄出来。

他竟从未发觉树大爷的心酸和不甘,一路走来都在想着自己,直到如今他才真正的理解了树大爷。

只可惜,为时已晚……

岁月难回头,走到如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小孟此刻痛彻心扉,他的双眼骤然充血,两行血水从眼角溢出。

他伸出手,运转全副真力,想要抓住树大爷,却在一瞬间被对方挥手送走,刹那间便跨越了亿万万里之外,来到了遥远之地。

轰隆!

下一刻,滔天圣辉炸开,宛如太古恒日爆发究极伟力。

那是天兵树积累了百万载岁月的底蕴,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神圣的气机冲破天穹,贯穿了诸天星海。

恐怖的能量在沸腾,仿佛一片汪洋淹没了乾坤太虚。

在极度浩瀚的气机和能量之中,天兵树的树体都在燃烧,升华出十万神环,惊破了三千世界。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天兵道人活过八万载,也已足够了,今日既然是吾的赴死日,那吾就要大开杀戒,扫平一切恶敌!”

从天兵树树体中走出的老者是天兵树的元神。

那是祂的最真实的状态,以往的那个中年模样只是伪装。

而此刻,随着天兵树杀心起,祂将究极真力全部升华、复苏,让自身真正从暮年状态逆转至丰神如玉的青少年时期。

那是祂一生中最巅峰的状态,是他四万岁时的极巅。

天兵树的树体虽然活了百万载,可祂的意识和元神只有八万年,真正的极巅在四万岁时。

也就是在那个年岁里,天兵树凶悍至极,为一代杀神,硬生生的将九天十地杀到失声。

那是属于天兵树的风华绝代,只可惜已经逝去。

而如今,在不要命的状态下,天兵树逆转生轮,让自身再度登临了极巅,重回了四万岁时的自己。

现在的祂,好生强大,一身气机和法力滔天,能够压塌三千世界,宛如传说中无敌领域的生物。

天兵树凝结法体,那是燃烧的树体和元神凝聚而成,宛如化身为人,并且是最恐怖的先天道体。

嗡!

一道道神环加身,天兵树运转从小孟那里得到的究极秘法,让自身陷入了一种极巅之上的状态。

战力十倍增幅!

速度十倍增幅!

此刻的他,已经超越了过往最极巅的自己,踏出了全新的高度。

远方黑压压一片,有很多强敌到来,其中不乏遁一境的大高手。

刺啦!

天兵树目光如炬,仿佛有绝世仙剑在其中绽放锋芒,竟在一刹那刺破了虚空,将空间割裂。

一瞬间,无数人面色狂变!

因为,一股充斥着磅礴杀意的气机锁定了他们。

遁一境大高手和斩我境高手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天兵树的锁定。

祂只杀斩我和遁一,因为其余者,已经不足以对小孟构成威胁。

“尔等行为实在让吾恼怒,不过此刻已多说无益,想要杀孟天正的老家伙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了!”

天兵树大喝一声,磅礴杀机猛然席卷而出,如同大日恒辉一般,在顷刻间辐射而出,洒满十方域。

祂霸气无双,在一瞬间强势出手,横击十方敌。

轰隆!

星空震动,亿万星斗颤栗,好似要坠落一般。

一股股磅礴的气机在星空之中展开冲撞,波及诸天星斗,让无数的天体破碎、炸开,最后毁灭。

生死之战展开了,那是属于天兵树的最后一战。

祂强行锁定了所有的斩我境和遁一境的高手,不让任何人逃脱。

此刻的他有这个底气和实力,尽管如今他就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随时都能把自己燃尽,却也能在最终的光芒内绽放自己的辉煌。

锵!

剧烈的剑鸣声震动,那是天兵树的剑。

祂修天兵一生,心中自然也有一口剑。

只是,这把剑是绝命之剑,蕴含了天兵树的舍生意。

一剑出鞘,便就是不死不休!

因为这样的剑,没有归鞘的可能,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消亡。

“太离!你这为仙域人卖命的狗!给我死来!”

天兵树杀机重重,剑锋直指太离神主。

一瞬间,炽烈的剑光淹没了一切,三千六百颗神珠都被斩断。

轰隆隆!

一时间,星空之中仿佛有数以千计的恒星炸开,爆发出了毁灭的能量,将无数天体波及、毁灭。

此刻的天兵树,当为无双!

祂一人一剑杀穿了寰宇,直面所有的强敌,却无人能敌。

即便是企及遁一境极巅的太离神主,也惨死在他的剑下。

天兵树积累了百万载的底蕴一朝爆发。

这是一株盖世神树的百万载岁月的积累,若是能够满足条件,天兵树想要成就至尊都不是难事。

可惜祂命不好,诞生在了仙古末年大决战之后的九天十地。

那样的环境太过于苛刻,很多修行条件都难以达标,于是,也就造成了属于天兵树的悲剧。

祂一生心酸、不甘,在四万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极巅,后来的岁月里,祂一直无法再进一步。

空有一身浩瀚的能量,却无法让自身突破到凡境的巅峰。

这是何等的痛苦和不甘,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理解,唯有天兵树自己才清楚,祂一个人在四万载的岁月里,是如何默默承受这种苦的。

而那百万载的积累和沉淀,如今全部爆发了出来,没有剩余。

没人知道,那是一股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力量。

因为直面那一股力量的生物,没一个能活下来,全都死了。

不管是斩我境高手,还是遁一境的大高手,在天兵树的拼死绝杀面前,皆无人能逃。

那一日,血洒星空,无数颗天体染血。

无比惨烈的气机弥漫寰宇,那代表了无数高手的凄惨。

最终,那一株耸立星空的天兵巨树已经化作灰烬,所有的底蕴和积累全部都燃尽了。

天兵树的元神也消亡了,与所有的恶敌同归于尽。

祂在这世间最后留下的,就只有那一株树形的灰烬,即便已经燃尽一切,却依然耸立在星空之中,扎根在尸山血海之上,屹立不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