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俊彦心里很清楚。

虽然心结03没有打开最关键的摄像头,但通过她的反应不难判断,奴良陆生已经摸到羽衣狐身边,而守城方的战斗力都被牵制,没有余力去管偷家的滑头鬼之孙。

所以,只能动用原本吃瓜看戏,而且实力脑子都足够的女傀儡师。

局面颠倒了。

原本是心结03以上风之姿半逼迫关俊彦就范,现在却是关俊彦反过来拖住女傀儡师。

正如心结必须尽到御门院的义务,关俊彦也有自己的立场,不好偷懒摸鱼。

双方都有无法退让的底线。

既然如此,只能用实力说话。

一男一女,打一架。

心结03伸出纤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遮阳伞、茶桌座椅以及全套差距自动收拢折叠,变化成一幅黑丝手套戴在女傀儡师的手上。

关俊彦顺势起身:“再问一个问题,截至目前为止,我只看到了京都‘百鬼夜行’,‘百物语组’残党,以及黑装御门院——白装安倍姓呢?”

“答案——我也不知道。”心结03摇头,“虽然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但黑装御门院比白装安倍姓确实要低一个层次,不管是年龄,还是实力。”

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

“其他人说不好,你……不好说吧。”关俊彦眯起眼睛,“七人联手再加上七位蔷薇少女,打不过白装?”

“翠星石她们不算,不希望她们参加战斗——这是每一个我的共识。”

确实是共识,同样的话也从04的嘴里听到过。

“至于其他六个我,你不妨猜猜看?或许她们已经潜伏到周围了。”

关俊彦呵呵一笑,丝毫不慌:“如果她们真的来了,你根本不需要着急。”

“不用卖关子了,妾身来揭晓答案吧。”狐狸精拍手道,“神魂分化不是单纯地分身,分化的神魂如果没有达成既定的某种条件,互相接触会出大问题。”

“那么你?”关俊彦好奇道。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妾身是行家,不然你以为妾身是如何从印度一直玩到东瀛,最后又分化成十二块?虽然是被迫的,但在这一点上,纵观古今,比妾身强的大概只有一气化三清的那位吧。”

此时此刻,狐狸精终于展现出了独属于太古巨佬的骄傲。

“所以,这个小傀儡师才会这么在意妾身。妾身能看出来,小傀儡师的隐患和野心以及矛盾,想来又不能来,更不敢来——有东西顺着神魂之间的联系渗过来了哦,看来其他的你,也不算多么如意嘛。”

心结03被戳穿伪装,一张白净如雪的脸蛋顿时转黑,她冷着脸唤了一声:

“翠星石!!!”

“是,master,领域转换!!!”

翠星石高声答应。

而后,农林退去,花草退去,山河退去,风景骤变。

◇◇◇

同一时间,准确的说是更早一些,比联军攻城更早的时候,一场史诗级的大战便已展开。

之所以无人察觉,是因为这场大战全在天上,被无尽的阴云遮蔽。

阴云的一部分来自妖气,日本现存最高等级的妖怪之二的妖气。

另一部分,来自阴阳术的天候掌控。

不过不同于一般阴阳师的小范围有限度的改变天候,这一位天候掌控早已炉火纯青,直指大道。

冰霜雨露,雷霆飓风,存乎一心,连磁场转动都能干涉。

因为有他的存在,宇宙中的卫星,地面的雷达都无法捕捉到他们的存在。

他的名字是安倍吉平,安倍家第二代当主,安倍晴明弟子,拥有四分之三人类血脉,四分之一葛叶狐(羽衣狐本体)血脉。

他这一生不知道讨伐过多少妖怪,斩妖除魔,对他来说就像是本能一般。

单论巅峰战绩,他甚至比父亲安倍晴明都夸张,就是他在那须野,集合天象、地变、人力于一身,给了白面金毛致命一击。

这样的大阴阳师,足以让任何妖怪胆寒。

但这其中,却没有眼前的这一位。

茨木童子,大江山鬼王之一。

仅凭一支赤红的鬼手,便打出赫赫威名的可怖存在。

因此,安倍吉平,一上来便想办法封住了茨木童子的鬼手,想要速战速决。

然而,这位年龄逼近千岁的大阴阳师没有想到,茨木童子没了手,居然变得更猛了。

不仅打法变得更加灵活多变,使用的也不再是鬼族神通,而是来自隔壁冲国的方术。

安倍吉平越打越是心惊,预先准备好用来对付鬼族的手段全都落了空不说,茨木童子的方术竟然有了传说中仙术的气象。

不是被赖光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纲重创了,难道——

“终于察觉到了吗?”

茨木童子露出外人不曾见过的平和笑容。

“我和萃香、勇仪不一样,我自诞生以来没有回归过一次死亡,渡边纲那次重伤也是我故意送给他,为了斩断我的鬼手,也为了能复活被赖光杀死的大江山同伴——不这样,我怎么能将鬼之力分离,修行仙道?华扇这个名字,不觉得与鬼族的作风很不符合吗?”

“……”安倍吉平一言不发,本就冷肃的脸上更显凝重。

茨木华扇端坐霜天之上,指诀变换。

“仙法·呼风唤雨,天候掌控,我也会啊。”

“吉平大人!!!”阴云之下的另一人呼喊道,“埋葬虫!!!”

女性,同样是白装,头部有兜帽和羊角般的装饰,容貌妖艳。

其名为安倍雄吕血,安倍家第三代当家,最强式神使。

驱使名为“埋葬虫”九头巨蛇,每一条蛇躯都有大约百米的长度,确实当得起最强之名。

只是,这“最强”的式神现在却像是雕塑般静止在空中,不能动弹分毫。

导致这一切的酒吞童子,一边晃荡着随身携带的酒葫芦,一边用甜腻的声音说着:

“别白费力气了,有时间在意他人,不如先管好自己——要喝杯酒压压惊吗?”

“不可能!!!我的‘埋葬虫’。”雄吕血花容失色,“这可是用八岐大蛇的一部分制作的最高杰作。”

“是很不错的作品呢。”酒吞童子醉眼朦胧地点点头,“但你知道,所谓‘八岐大蛇’的一部分是从哪里来的吗?”

“诶?”安倍雄吕血猛地一个激灵,她想起了酒吞童子的另一个名字,“伊吹……童子。”

“正确。伊吹萃香这个名字,萃香来自母亲,记不得长相的人类女性。伊吹来自父亲,伊吹大明神,也就是被须佐之男杀死的八岐大蛇啦。你制作式神的素材,就是我的身体,被赖光杀死的那一次。”

用伊吹萃香的力量针对萃香本人,结果显而易见。

“果然,赖光的背后有安倍晴明在挑唆,虽然我已经不在意那次死亡,但有机会的话,我不介意报复回来呢,安倍晴明的子孙,做好觉悟了吗?这酒,就是你们的血。”

蓝色的葫芦倾倒,毒酒洒落。

这意味着,伊吹萃香要让安倍雄吕血和安倍吉平流出同样多的血。

在天空的正下方,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面不起眼的镜子滑过一道光华,一个个头不足一米五,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年,从镜子里走了出来。

一边收起镜子,一边小声道:

“好危险,好危险,大江山三大鬼王居然来了两个,最后一个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不行,我得赶紧跑,暗闇镜——”

“无须担心,星熊阁下对你这种藏头露尾的阴险小人没兴趣,作为代替,由我们来作为你的对手。”

一个温醇的声音与赤红的六芒星一同点亮。

声音的主人和六芒星的激发者是一对眷侣。

男人,既有贵族般的优雅,也有浪子的不羁与颓废。

女人,兼具成熟女性的风姿与少女的娇俏。

看起来是那么的相称,更加相称的是他们的实力。

即使少年是安倍家最天才的家主,安倍有行,也不敢大意。

作为安倍家千年来唯一保持对外界关注的阴阳师,他很清楚一个道理。

有些人是不行偏要说行,硬撑着装逼,

有些人是很行偏要说不行,天天扮猪。

眼前的这一对,便是东京地区最会扮猪,最被低估的两人。

神乐家当代嫡长子,神乐兆。

神乐兆的夫人,赤魔法一脉最后的传承人,神乐红子。

安倍有行夸张地拍打自己的脑门,像是闹别扭般说着:“和你们打啊,好麻烦,好麻烦。”

“不打也可以。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安倍家到底在谋划什么?还有二十年前那场‘祸忌’。”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当年的神乐兆和小泉红子(未嫁人)再加上现对策室室长,神宫寺菖蒲就相当于现在的和歌志麻、高柳光臣以及远山金一,而且关系更加亲密——谁让和歌志麻整天找不到人,金一一会儿男一会儿女,高柳光臣又是个修炼狂人。

没有人怀疑这三人未来的成就,他们本该成为折神紫那般耀眼的明星。

然而,在三人成年后没多久,一个阴谋,一场诡异的“祸忌”袭击了三人。

其结果,三人全都身受重伤。

神乐兆跌了一境,从全世界修炼体系中晋升难度最高的高阶神官跌境回中阶神官。

神乐红子走上了一条断头路,终生无望赤魔法最高境界。

神宫寺菖蒲最惨,搭上了一双腿,至今无法复原。

那一夜之后,神宫寺菖蒲没了大好前程,只能转入刚刚成立不久的超自然灾害对策室——只有这种新兴组织才会要她这个比废人强不了多少的残疾人。

神乐兆和小泉红子担心好友,也跟了过去,为此不惜被剥夺继承权,逐出神乐家——作为委员会的中流砥柱,继承人干这事不可能不受罚——直到后来离开超灾之后,才得以重列门墙,但也因此失去了登上名利巅峰的机会。

神乐兆开始当奶爸也是从那时开始,为了治好神宫寺菖蒲的腿,这是三人心中最大的痛。

通过这些年的追查,神乐兆隐约察觉到此事和隐藏在历史最深处的暗影有关,安倍家是他首要怀疑的对象。

“你是说那个没头没尾,不知所来,不知所去的家伙么?”安倍有行右手握拳与左手掌心碰了下。

“你果然知道。”红子的头发从根本转为赤红。

安倍吉平连忙摆手:“别激动,别激动,这事和我,和我们整个安倍家都没有关系,只是活得时间长了,知道得比你们多那么一点。”

“知道多少都说出来!”红子上前一步。

“我要不说呢?”安倍吉平一收浮夸。

“那——”

不等红子回话,神乐兆身形如风般闪动,一掌轰向安倍有行的胸口,却仍是晚了一步。

留在原地的只是安倍有行的幻影,幻影仍在诉说。

“晚了哦。”

安倍有行,安倍家最难以琢磨的阴阳师,术式、式神、手法等等都像是一个谜。

“不过能找到我姑且称赞你们一下吧,给你们一个奖励,那不是扼杀,只是警告,警告你们不要去触碰不该触碰的领域——否则草薙家和八神家就是前车之鉴!”

神乐兆和神乐红子的动作同时顿住,紧接着爆发出骇人的杀气。

纵然安倍有行已经跑出很远,依旧能清晰感知。

他又恢复到孩子般的神态:

“可怕,可怕,可惜啊,和真正的‘主宰’比起来,你们差的太远了,不要忘记我的忠告啊,我可是很少发善心的。

嗯,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只要通过我的术,咚啪一下就能到京都了——嘛,可能要晚上一会儿。”

仿佛是在呼应他的话,一只狸猫出现在安倍有行的身后。

体积与土蜘蛛一般巨大,走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我家孩子受你照顾了。”

“隐神刑部狸。”安倍有行转身。

“你手里的镜子,就是那个夜雀的本体,看来我们得好好地算一笔账,我的,还有玉章的。”

与滑头鬼一样,龙钟老态是失去獠牙后的无奈,当他们取回爪牙,他们又将是曾经的一方豪雄。

“好不容易取回力量,就该老实待着,这样还能多活几天。”

安倍有行终于展露出家主该有的气势与存在感。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能掌控局面就会变成逗比,真正遇上麻烦才会开始认真装逼。

一只老狸猫,他可以无视,在位时不是没杀过这种级别的妖怪,他顾虑的是神乐兆和神乐红子赶来三打一,以及可能藏着的其他伏兵。

这次的事件,阻力比预计得大很多。

难道选择此时暴露,是个错误的决定?

明明已经让脑子最好使的心结和天海去布局了。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ps:昨天从早忙到晚,连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再这样下去,就得考虑工作和码字之间做出取舍了。

xiazaitxt